Archives 十一月 2018

《白鹿洞书院揭示》——一篇南宋校规的恒久魅力

“读书不觉已春深,一寸光阴一寸金。”这首出自唐末五代十国王贞白的《白鹿洞》,记叙了诗人在白鹿洞求学的勤勉不倦。山林蔚秀,清溪湛湛,“文脉颂中华·书院@家国”记者团实地走访白鹿洞书院,与从事书院研究的专家学者们共同探讨白鹿洞书院的历史与未来。

登上钟灵毓秀的庐山五老峰东南麓,可见枝叶掩映的白鹿洞书院,经几百年岁月打磨,依然氤氲着书卷墨香。白鹿洞最早因唐代李渤在此隐居读书、豢养白鹿而得名。1179年,南宋理学大家朱熹在江西为官时曾造访书院,见残垣断壁,杂草丛生,深感惋惜,向朝廷呈报修复书院。

白鹿洞书院

朱熹的设想未能得到朝廷的支持,但他依然坚持己见,自任洞主,制定教规,聘师聚徒,划拨田产,苦心经营。鹅湖书院“朱陆之辩”后,朱熹还曾邀请心学大家陆九渊到白鹿洞书院升堂讲学,并请人将陆九渊关于“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等论述镌刻入石。“其出发点实乃道德人格之陶铸,而非功名利禄之追求”。

不仅如此,朱熹制定的《白鹿洞书院揭示》亦为后世诸多书院效仿,影响深远。九江学院教授李宁宁评价道:“《揭示》是对儒家精神和教育思想的高度凝练,确立了宋以后书院教育的总体要求和精神格局。”

朱子祠内清乾隆年间碑刻《白鹿洞书院教条》

如今,在书院的朱子祠中依然可见清乾隆年间《白鹿洞书院教条》碑刻:“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此为五教之目;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此为为学之序;言忠信。行笃敬。惩忿窒欲。迁善改过。此为修身之要;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此为处事之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此为接物之要。”言简意赅的书院学规,凝聚了书院教育的指导方针,明确了儒家教育以“明人伦”为根本目的的价值旨归。

“《揭示》是白鹿洞书院的灵魂,是后世学校教育的参考榜样。在五条要求中有四条涉及教人如何为人处世,只有一条谈及做学问,这在当时‘科举既成终南捷径’的社会背景下是非常宝贵的。” 白鹿洞书院管委会原主任、研究员闵正国接受采访时表示。

书院之宝贵精神向来不拘于一院,其影响力可突破地域甚至国界的限制。据《利玛窦书信集》所记,明代传教士利玛窦在书信中多处提到白鹿洞书院,“他们待我十分客气与敬仰,对人生等重大问题常和我辩论”,并与时任白鹿洞书院院长章潢结为好友。

《揭示》不仅在中国书院发展中意义重大,对朝鲜、韩国、日本等也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在整个东亚儒文化圈中,白鹿洞书院传承与彰显的儒家教育思想不仅是一国之财富,更是可供其它国家共同分享的富矿。至今在日本与韩国的乡校,仍有悬挂和集体吟诵《白鹿洞书院揭示》的活动。日本兴让馆山长,每天早上招集生徒一同齐诵《揭示》,申明义理,已成为兴让馆的传统。”李宁宁介绍说。

2010年白鹿洞书院与韩国绍修书院缔结为友好书院(供图:白鹿洞书院)

2010年,白鹿洞书院与韩国绍修书院缔结为友好书院。韩国绍修书院来访白鹿洞书院时,开展了祭拜孔子、朱子等活动。白鹿洞书院管委会主任兼书记黎华表示,虽然书院现已不再具有教学功能,但学术文化交流与合作始终延续,“这种文化交流活动,对挖掘、传承和弘扬中国国学文化有着重要意义。”

“言忠信,行笃敬”、“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教育思想的认可和广泛传播,彰显出优秀中华文化超越国界的影响力与感染力。近年来,一系列带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文艺产品正在海外形成一股新的潮流,风头正健,广受欢迎。作品所蕴含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海外拥有强大的感召力,成为对外交流过程中的独特而突出的价值。

进入21世纪,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推动社会进步、强化道德建设等方面为全球提供重要启示和解决路径。“国学应当成为我们文化自信的支撑,而书院的新角色应为‘国学’的道场。” 李宁宁说道,“这不是唯我独尊的文化自大和文化独白,而要为探索建立具有‘中国气派’和‘中国作风’的教育精神和教育格局,提供有益的经验,在全球化和信息化的大背景下,创建和涵养儒学乃至传统文化新面貌和新境界。” 


走进鹅湖书院:“千古一辩”之地如今流行“扫一扫”

  鹅湖书院。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中新网客户端上饶11月28日电(记者 宋宇晟)“你们可以扫码关注一下我们鹅湖书院的微信公众号。”

  11月27日,当记者随“文脉颂中华·书院@家国”网络传播活动采访团走进江西上饶的鹅湖书院时,书院管委会主任张赛华几次向记者重复着这句话。

  她那南方人的语速让这句话又增添了几分急切。而这份急切是有原因的。

  鹅湖书院。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鹅湖书院的今昔之比

  鹅湖书院在历史上因南宋理学家朱熹与陆九渊等人的“鹅湖之会”而闻名于世。这次理学大师朱熹与心学之魁陆九渊、陆九龄的辩论,也让世人将鹅湖书院看作是“千古一辩”的哲辩地。

  而若从鹅湖书院的前身文宗书院算起,历史也要追溯到宋代,不可谓不悠久。

  同时,书院虽在历史上几次被毁、近代也被废止,但自清以降,并无大规模损毁。这在中国书院中颇为难得。

  但今天的鹅湖书院已难见当年情形。

  记者在书院中询问了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他告诉记者,平时来这里参观的人并不算很多。

  鹅湖书院。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如何让书院活起来?

  历史只能代表过去,今天的鹅湖书院面临的问题是——如何让书院活起来。

  “我们想把书院弄活。”在张赛华看来,闻名天下的岳麓书院虽也在近代被废止,但其学术研究的脉络因湖南大学而保留了下来。时值今日,岳麓书院也是中国诸多书院中的研究高地。

  但鹅湖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没有现代大学作为依托。

  鹅湖书院。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所以我们只能先从其他形式做起。”张赛华觉得,管委会目前至少应该做这样几件事情。

  首要的是保护好书院,“让大家在千年以后还能看到鹅湖书院的样子”;而后还要接待好参观者、旅游者。

  但她认为,书院要“活起来”不能仅局限在成为一处文物古迹或是旅游景点,今天的书院仍然有一份传播与传承的工作要做。

  鹅湖书院。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传播与传承

  “我们今天依然希望把传统书院中优秀的精神传播出去。”张赛华说,自己以前没在书院工作的时候,对这些东西都很少了解。

  因此,她更深感今天传播这种精神的必要性。“应该通过各种形式把书院传播出去。”

  鹅湖书院。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而更进一步的是传承。

  张赛华已经给鹅湖书院做好了这方面的计划。“我们书院还要培养这方面的研究人才,跟各高校合作、研究书院文化。”

  但她也知道,书院文化的传播与传承是一项系统工程。

  “即便与高校对接也是小范围的,也只是研究的人了解。”

  在她看来,真正做到传播与传承书院文化需要有合适的“土壤”。“大家要真正注重道德品质的教育,而不是将成功看得太狭隘。”

  鹅湖书院。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当记者一行离开时,正遇到当地的小学生身穿汉服在书院朗诵《朱子教条》。

  张赛华告诉记者,这是当地小学的一个班级。“他们固定一段时间就会过来。让孩子走进书院,感受书院的人文历史。我们也是做一个试点,效果好的话会将这种形式推广。”(完)


碎金留影 树树繁花(逐梦40年)

 

  文字是文明的重要载体,中国的文字系统经过了几千年的发展演变使用至今,如果从西汉人破解西周青铜铭文算起,从事古文字研究者前赴后继,这门研究也从“冷门”逐渐成为“热门”。

  2018年10月,“纪念中国古文字研究会成立4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吉林省长春市召开,150余名参会者中年纪最长的林沄先生,曾见证了40年前中国古文字研究会的成立,也见证了中国古文字研究40年的足迹。

  40年白驹过隙。当年的创会元老于省吾、容庚、徐中舒等先生已归道山;当年还是中青年学者代表的李学勤、裘锡圭现已成为古文字学界的元老;而以研究生身份列席当年会议的年轻人吴振武等也成长为学科带头人。令人欣慰的是,当年的主力是白发苍苍的学者,40年后的今天,参会发言的多是年轻才俊。

  凝神聚力,共谋发展

  20世纪70年代是我国考古发现的黄金时代,马王堆汉墓、银雀山汉墓、侯马盟书、岐山凤雏村的成坑西周甲骨、庄白村窖藏青铜器、随县曾侯乙墓的编钟等考古发现石破天惊,层出不穷,令海内外学术界为之轰动,国家文物局一次次组织包括古文字学专家在内的团队进行整理研究,古文字学这门古老而富有生命力的学科其中的重要作用不言而喻。然而当时古文字研究的现状堪忧,专业队伍青黄不接,后继乏人。在古文字学界享有崇高威望的郭沫若刚刚谢世,唐兰先生卧床不起,容庚和徐中舒二老也因年迈不能远行;40岁以上的专业人员数量不多,30岁左右的专业人员更是凤毛麟角。工具书奇缺,知识库不足,这与考古所涌现出的大量古文字资料形成了强烈落差。

  吉林大学的于省吾等老一辈学者深感需要召开一次会议,聚集全国的力量,扭转古文字研究的现状。会议经过精密筹划如愿召开。这次会议之后,为了我国古文字学科的发展,也为了加强学术交流和队伍建设,大家一致同意成立了中国古文字研究会。

  之后古文字研究会又在广州、成都、太原连续组织了三次年会,使古文字研究工作取得了初步成绩。那几次古文字的年会影响深远,比如香港中文大学的饶宗颐先生分析了不为人注意的曾侯乙墓中的一段漆书文字,指出了这段文字与同墓出土的二十八宿图之间的关系,认为曾侯乙可能是楚国的乐官。妇好墓发掘以来,卜辞的断代研究十分活跃,而殷墟小屯南地甲骨的发掘又为卜辞的断代研究提供了新的材料。前几次年会,甲骨的断代一直是讨论的焦点。当时社科院历史研究所古文献研究室的李学勤、北京大学中文系的裘锡圭主张“历组卜辞”属于武丁时期,北京大学历史系的邹衡、中山大学中文系的陈炜湛则赞成“历组卜辞”属于武乙、文丁时期,大家各抒己见,精彩纷呈。在年会的热烈讨论中,古文字研究的活泼局面开始形成。

  多元培养,后继有人

  1978年伊始,在国家教育政策推动下,一些有条件的高等院校,如北京大学、吉林大学、中山大学、四川大学等,开始恢复招收古文字学方向研究生,培养高层次专门人才。在于省吾、容庚、胡厚宣、徐中舒等研究会元老的悉心指导下,年轻学人迅速成长起来,成为古文字研究的新鲜力量。除了培养研究生,研究会的理事还通过举办培训班的方式,培养专业人才。1984年,在教育部的统一规划下,吉林大学于省吾教授承担了古文字培训班的教学工作,开设说文解字、甲骨文研究、金文研究、战国文字研究等专题课,培训出一批古文字学专门人才。

  进入新世纪,古文字学科在人才培养上开创了多家单位协同培养的模式,强化复合型创新人才的培育。2012年,国家推行“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2011计划)。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北京大学、吉林大学、中山大学等中国古文字研究会理事单位,联合组建“出土文献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协同创新中心,并于2014年入选“2011”计划。协同中心以“积极探索人才培养创新模式,培养优秀的复合型拔尖人才”为建设目标,积极探索人才培养新模式,采取学术论坛、交流班、访问研究、学术考察等多元培养方式,全方位提高了古文字学研究生和青年学者的学术水平与创新能力。

  古文字研究所有的学问都是开放的,今天的结论明天就会因为新材料的出现而有所改变,年轻学者一旦进入这个象牙塔,付出的将是一生的痴迷,得到的也是一生的快乐。

  夯实根基,完善体系

  1978年—1982年,由郭沫若主编、胡厚宣担任总编辑、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负责编辑的《甲骨文合集》陆续出版齐备。《甲骨文合集》收录了自甲骨文发现80年来已著录和未著录的殷墟甲骨拓片、照片和摹本4万余片。基本收齐当时已有的甲骨文资料,为甲骨学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1984—1994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辑的《殷周金文集成》陆续出版齐全。全书对商代到战国时期的各类有铭铜器系统整理、分类辑录,为金文研究提供了完备的资料基础。它们的出版,不仅大大便利了研究者的资料收集工作,亦使得珍贵的古文字资料得以广泛流传,在古文字研究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为完善学科体系建设,研究会着手策划了古文字各类资料库的建设和学科基础知识的构建。甲骨文字研究方面,饶宗颐启动《甲骨文通检》撰写,姚孝遂和赵诚主持编撰《殷墟甲骨刻辞摹释总集》和《殷墟甲骨刻辞类纂》,于省吾主编《甲骨文字诂林》。学界出版了不同类型的甲骨文字编,如《甲骨文编》《新甲骨文编》《甲骨文字编》等。金文研究方面,《金文编》经修订增补后重版,《殷周金文集成引得》《金文形义通解》等大型工具书亦编辑出版。目前,通过编撰各类大型工具书,古文字学已经建立了完善的数据库体系,为各学科提供了中国古典时期丰富的语料和史料。

  历经40年发展,古文字学科形成了甲骨学、金文学、战国文字学和简帛学等完善的学科体系。作为学科基础的古文字释读,在理论和方法上均颇有建树,许多疑难文字得到正确释读,完善了古老汉字的发展序列。在甲骨学领域,建立了甲骨文分类与断代研究的完整体系,为甲骨文字考释和殷商史研究提供了坚实基础。金文研究中,各诸侯国青铜器铭文的发现与研究,深化了人们对周代国家结构和地域文化的认知。战国文字分域研究在理论与实践上都取得了重大突破,揭示了战国时期各国语言文字的复杂性和交融性。

  寓古于新,传承有序

  王国维总结学术史时说:“古来新学问之起,大都由于新发现。”新出土新发现的古文字资料对于古文字研究具有重大的学术价值。

  1991年,社科院考古所安阳工作队在殷墟花园庄东地发掘了一个甲骨坑,坑内出土刻辞甲骨近700片,且以大块的和完整的卜甲居多,这是殷墟甲骨文的第三次重大发现,备受学界瞩目。这批资料因占卜主体是“子”而称为“花东子卜辞”,是殷代贵族家族占卜资料的重大发现,对深刻了解殷代的社会结构有重要价值,新资料所揭示的新字形、新辞例,大大促进了甲骨学的发展。

  1998年,《郭店楚墓竹简》一书出版,公布了1993年在湖北荆门市郭店村一号楚墓所出土的700多枚竹简资料。这些楚简包含多种古籍,重要篇章有《老子》《五行》《缁衣》等,宛如打开一座古代的图书馆。郭店竹简的公布,揭开了古书类竹简大发现的序幕。中国古文字研究由此迈入一个新阶段,开辟了依据出土古书实物开展中国古典学研究的新领域。简帛研究成为古文字研究的新热点,激发了境内外学者的广泛兴趣,渐成国际显学。

  2008年,古文字研究会成立30周年纪念大会在吉林大学召开,当时恰逢清华大学自香港购回一批战国竹简,“清华简”成为与会学者热议的话题。数量近2500枚的“清华简”多为经、史一类典籍,涉及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内容,价值不可估量。清华大学专门成立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凝聚各学科专门人才,整理、保护和研究这批竹简。该中心自2011年开始,以《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为名,一年一辑陆续出版研究成果,前不久刚刚出版发布了第八辑的研究成果,受到国内外学者的持续关注,对历史学、考古学、古文字学、文献学等学科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在古文字研究者的努力下,进行了一系列重大学术课题的攻关,古文字研究取得了丰富的学术成果,为古史重建和古典学重建,为正确估价中国古代文明,提供了丰厚的学术支持。

  120年前的1899年,甲骨文的偶然发现掀开了中国文字研究及中国学术的新篇章,直到今天,无数人依然在这一领域精耕细作。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指出“还有一些学科事关文化传承的问题,如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等,要重视这些学科,确保有人做、有传承。”改革开放以来,正是在党和国家的关怀支持下,古文字学才实现了良好的传承与创新性的发展。 

  经过40年的建设和发展,古文字研究已经彻底扭转了研究会成立时期较为困窘的状况。源源不断出土的新资料、新技术的吸收与应用、年轻学者的不断培养,都使古文字研究会保持着蓬勃的生机与活力,不断推动着中国古文字学的发展。

  制 图:郭 祥

  《 人民日报 》( 2018年11月28日 22 版)


助力教育扶贫 用音乐照亮山区儿童“心光”

人民网北京11月27日电(汤诗瑶)11月26日,在北京星光影视园,沈阳日报童声合唱团和黄河三峡童声合唱团共同参与中央电视台音乐频道“歌声与微笑”的节目录制。“萤火之光也很伟大,高山之巅也很平凡,我们心中都有一束光……”这首《心光》感动了在场所有评审和观众,这些来自甘肃大山里的孩子们第一次来到北京,和沈阳日报童声合唱团一起向全国的观众唱出了他们平凡动人的心声。而这两个合唱团的故事,要从今年8月说起……

节目录制现场(沈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王雁/摄)

教育扶贫让两地“童声”相遇

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永靖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大山与黄河挡住了城市的繁华,却不能阻断孩子们的音乐梦想。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临夏州委常委、副州长李茂结识了沈阳日报报业集团党委书记、沈阳日报社社长程谟刚。看了沈阳日报童声合唱团的演出视频,了解到孩子们经常出国参赛,李茂羡慕不已,“我挂职的临夏州的孩子们可没有这么幸运,那里是‘花儿’(当地民歌)的故乡,可他们却没有机会学合唱。”“到沈阳来吧,我们教孩子们唱!”沈阳日报童声合唱团团长浴辉当即发出了邀请。

为助力精准扶贫,推进教育扶贫、文化扶贫,沈阳日报童声合唱团联合沈阳音乐学院、东北大学和当地爱心人士于今年8月份,为甘肃省临夏州永靖县42名孩子免费在沈阳举办了为期13天的公益童声合唱培训,并帮助永靖县组建了黄河三峡童声合唱团。

黄河三峡童声合唱团得到临夏州委、州政府的重视与支持。临夏州委常委、副州长李茂表示,这次黄河三峡童声合唱团到央视参与节目录制,是临夏回族自治州教育扶贫的成功实践,更是其具体成果的展示。

黄河三峡童声合唱团的带队老师王鹏说,“这次北京之行,孩子们得到了丰富的精神收获,见到了多支高水平的合唱团,学到了很多演唱和表演技巧。不仅增长了孩子们的见识,还提高了他们的自信心。”

用音乐照亮孩子们的 “心光”

节目录制现场(沈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王雁/摄)

“我们这一次的演出,是代表着自己家乡来的,孩子们一定要有自信!”在这次节目录制的后台,沈阳日报童声合唱团的带队老师在耐心地给即将登台的孩子们加油鼓劲。

沈阳和永靖两地合唱团这次的重逢,离不开沈阳日报合唱团的公益帮扶,“我们不想因为贫穷让爱音乐的孩子被拒之门外,在音乐面前,每一个孩子都是平等的。” 沈阳日报童声合唱团团长浴辉说。沈阳日报童声合唱团于2015年6月1日成立,是沈阳日报报业集团与沈阳音乐学院合力打造的公益性合唱团体。近年来,合唱团一直坚持着“用童声传递文化自信”的理念,让爱唱歌的孩子在这里得到成长。

这一次,沈阳日报童声合唱团和黄河三峡童声合唱团的93名孩子点燃烛火,在央视的舞台上同唱《心光》。“泥土之光、有花芬芳,时光之上、有爱绽放。赠人玫瑰、手留余香,这束心光,追逐我们梦之所想心之所想……”


文脉颂中华,踏书院之旅扬家国之情

文化薪火,书院相传。

11月24日,由中央网信办指导,光明网等承办的“文脉颂中华·书院@家国”全国网络媒体书院行大型网络传播活动正式拉开序幕。从岳麓书院出发,中央重点新闻网站和各地媒体将探访具有重要意义的各地书院,以融媒体形式带来大家领略千百年来书院精神的内涵。

中国书院始于唐、兴于宋、经元明清跌宕而薪火相传。而今,国学渐热、乡愁渐醒,中华文化复兴的浩荡春风,让绵延千年的书院文化焕发传统之光、激荡时代之彩。从程朱理学到陆王心学,从乾嘉学派到救亡图存……寻中华文脉,抒家国情怀,和传统书院“确认眼神”、为家国文化打CALL——这是本次大型网络传播活动的“中心思想”。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是综合国力和国际竞争力的底层支撑。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的视野之上,我们需要一种仪式,重启书院历史的厚重滋养;我们需要一种唤醒,感悟书院文化的博大精深。“文脉颂中华·书院@家国”网络传播活动,便是对书院文化精髓的重启、对书院家国情怀的唤醒。

寻中华文化之根,传书院文化之魂。赓续千年的书院文化,是中华文脉之魂:以经世致用为导向的学术追求,以传道新民为己任的价值取向,以天人合一、知行合一、情境合一,教学相长、教教相长、学学相长为特征的教学理念,具有穿越时空的永恒价值,当之无愧地成为中华文明的鲜明象征和优秀传统文化的斯文正脉。这是寻根之旅,这也是回望之路。“文脉颂中华·书院@家国”网络传播活动一方面通过“书院与现代大学教育”“当代书院的文化使命”“文化复兴与中国书院”等主题讲坛拨云见月,探寻书院文化精髓;另一方面,其不仅与湖湘学子一道挖掘阐发中国书院的历史经验与当代价值,以光明网为代表的中央重点新闻网站及地方媒体,更借助“网络+书院”的形式,让千万足不出户的全球网友感受到中国书院文化的繁盛与传习。

在中华文化中,书院如乡土文明之图腾,或立于水乡江南,或存于北疆山野,兴而有继、断而不绝。中国书院文化之兴盛,不仅在于濡染出岳飞式铁血男儿、花木兰式巾帼先锋,更在于创下“一时舆马之众,饮池水立涸”之盛景。此次活动举行的“复兴传统文化的影响力——书院何以‘以文化人’”名家讲坛上,文化大家、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楼宇烈谈到,近代以来,虽然我们反复强调德育,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往往更注重技能的培养,对今天的教育来说,书院文化应该是非常重要的补充,担当着传承传统文化和人文精神的重要角色。而与之相对应的,我们也看到,历经1200余年的发展,我国书院目前数量已在7500所以上。书院活在民间,文化承于当下。于此背景之下,自上而下的制度设计,自下而上的民心所向,皆让“书院@家国”关键词有了更辽阔而深远的价值空间。

立现代书院之本,发家国文化之声。正如光明日报社副总编辑李春林在启动仪式上的致辞所言,“书院活在当下,老树开着新花。”传承书院文化、发掘书院精神、开阔书院品格,本次活动将通过图文报道、专家解读、网络直播、全景VR展示、动漫、抖音等全媒体报道手段,让传统书院在新时代唱响文明之声。

探访千年来具有重要意义的六地书院,在传承书院文化的同时,展示实现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的路径,树立让文物活起来的样板,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这是党报党网的文化担当,这是媒体媒介的时代使命。活动吸引了《国家宝藏》执行总导演、《如果国宝会说话》导演兼融媒体推广负责人等,同样意味着这场盛大的传播活动,定会让更多人、特别是年轻人亲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让承载中国知识分子“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情怀与担当在新时代的中国生发浩荡回响。

文以载道,书以载文。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要“把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2017年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中,也提出保护传承文化遗产。形式为内容服务,活动为价值增辉。“文脉颂中华·书院@家国”全国网络媒体书院行大型网络传播活动,既有文化价值传承的张力,亦顺应民心民意的吁求。这是在新媒体传播语境下深入挖掘和创新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次创新之举,这是书院文化里丰沛哲学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意识和道德理念的一场时代对话,这更是复兴传统文化影响力、构建文化自信与文化自觉的一个宏大样本。

每一庭院落,每一缕芳华;每一块砖瓦,每一支风荷……都传播着书院之声,书写着书院之魂。在文化自信的新时代征程上,每一座熠熠生辉的书院,都能焕发优秀传统文化之光。踏书院之旅,抒家国之情,在“文脉颂中华·书院@家国”网络传播活动中,我们与书院有约,我们与家国同行!(邓海建)


山东金乡:心手相牵,呵护成长

山东金乡:心手相牵,呵护成长

2018年11月19日,山东省金乡县化雨中心小学刚领到爱心书包的石浩宇(右一)脸上笑开了花。当日,该校开展“心手相牵,呵护成长”活动,县检察院的干警们来到学校给同学们讲解预防校园欺凌、交通安全小常识等,发放青少年成长手册,并为同学们带来了学习用具、书包等爱心礼品,受到同学们的热烈欢迎。(光明融媒记者郭俊锋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