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三月 2019

长篇小说《海边春秋》研讨会在京举行 聚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实验区发展

人民网北京3月31日电(记者陈灿)3月30日,由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办公室、天津出版传媒集团、海峡出版发行集团、《人民文学》杂志社联合主办的现实题材长篇小说《海边春秋》研讨会在京举行。研讨会由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李朝全主持。

2019年2月,《海边春秋》由百花文艺出版社、海峡文艺出版社联合出版发行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研讨会上,与会嘉宾从文学性、思想性、艺术性等方面对该书进行了热烈讨论,充分肯定了《海边春秋》是一部书写新时代的现实主义力作,是一部应伟大时代之命创作、反映伟大时代精神、生动讲述中国故事的优秀作品。

《海边春秋》选取实施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大倡议中岚岛综合实验区建设开发为背景,围绕兰波国际项目与蓝港村整体搬迁的矛盾和破解展开叙事,讲述了文学博士刘书雷到基层挂职,由青涩成长为中坚的故事,反映了年轻干部在改革进程中担任主力的事实,描绘出了新时代现实里“可能的生活”与人生成长的斑斓画卷。

该书作者陈毅达表示:“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伟大的新时代,作为一个文学创作者,我非常希望我所热爱的文学能进一步展现对新时代的激情,能给我们所处的社会和读者带去人生和精神的正能量。这既是文学的使命,也是作家的责任。”

当日,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天津出版传媒集团副总经理纪秀荣、海峡出版发行集团副总经理林彬、《人民文学》杂志社主编施战军出席研讨会并致辞。何镇邦、曾镇南、胡平、张陵、贺绍俊、白烨、梁鸿鹰、徐坤、王干、张柠、吴子林、刘琼、胡友笋、岳雯、刘汀等20余位作家、评论家及福建省第二批赴平潭挂职干部领队、援岚代表陆永建参加研讨。


探访北京天宁寺:与菜市场为邻 寺名曾几经变更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3月30日电(记者 上官云)说起北京天宁寺,许多人都会为它的历史慨叹。其中的天宁寺塔,建筑工艺精湛,雕像精美传神,堪称北京地区著名的古塔之一。

  29日,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实地探访天宁寺,现在的寺与塔,身处居民区和街道的包围中。古塔不远处还有一座高耸的大烟囱,它的拆或留,也一度成为热议话题。

  远远可以看到天宁寺塔。上官云 摄

  与菜市场为邻 寺名几经变迁

  沿着二热电厂东夹道往里走,再经过一条曲里拐弯的小路,便能看到“躲”在一片居民区后的天宁寺。它被平房、楼房包围,与一个规模颇大的菜市场为邻,旁边还有一所小学。

  有史料记载,天宁寺创建于北魏孝文帝时期,最初取名光林寺。隋代仁寿年间更名为弘(宏)业寺,并在寺内建造舍利塔一座。

  天宁寺的名字几经变迁,有天王寺、大万安禅寺……明宣德十年(1435年),才确定为天宁寺。之后又更名为广善戒坛(万寿戒坛),后来才恢复“天宁寺”的称谓。

  “能够开设戒坛,说明当时寺院已经达到了一定规模。天宁寺在隋唐辽金等时代地位一直比较重要。”古建筑专家李卫伟介绍。

  元末,天宁寺一度毁于兵燹,仅剩一座高塔。明初,燕王朱棣下令重修寺院,之后明清两代对天宁寺均有修缮。

  天宁寺塔。上官云 摄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寺院曾一度为工厂使用。”李卫伟回忆,1988年天宁寺塔被公布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7年,天宁寺作为宗教场所重新对外开放。

  精美的“密檐式”古塔

  天宁寺的知名,与寺内的古塔有很大关系,走在南二环西侧附近,远远便能望见这座精美的高塔。据说,学者梁思成曾盛赞它“富有音乐的韵律,是中国古代建筑设计中的杰作”。

  走近观察,此塔平面呈八角形,为密檐式十三层砖塔,高57.8米。塔基也是八角形,基座之上为平座,平座勾栏上雕缠枝莲、宝相花等纹饰。平座之上用三层仰莲座承托塔身。

  塔身的第一层最高,像房子一样雕出了拱门与直棂窗,门窗上部及两侧浮雕出金刚力士、菩萨等佛教神像,手法十分细腻传神;转角砖柱浮雕升降龙图案,整体线条柔和、相得益彰。

  塔身以上有十三层塔檐,还以砖石雕出了模仿木结构斗拱的模样。最顶上的塔刹为砖制两层八角形仰莲座,承托一颗宝珠。

  令人惋惜的是,历经岁月洗礼,古塔原本十分精美的雕像有不少已经破损。据了解,天宁寺塔北面,原有大觉殿、广善戒坛等建筑,寺西北原有辅佐朱棣登上皇位的姚广孝的“宗师府”,现在都没了踪影。

  精美的雕像。上官云 摄

  李卫伟介绍,天宁寺内古塔修缮时,还曾在塔座内发现了一块“大辽燕京天王寺建舍利塔记”石碑,证实了此塔确为辽塔。

  天宁寺“双塔”的困扰

  常来天宁寺,不难发现这里有一道颇为奇特的“景观”:离古塔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座高耸的大烟囱,无论远眺近观,都很难把二者分割开来。曾有人称之为天宁寺“双塔”。

  一位居住在天宁寺附近的居民说,大烟囱是北京第二热电厂盖起来的,“现在大烟囱已经不用了。以前说要拆掉,但这么多年也没拆。”

  这个大烟囱的去留,确实曾一度引发讨论。有观点认为,它已经没有实用价值,天宁寺塔则是北京近千年来历史变迁的实物见证。二者相距仅150米左右,大烟囱不拆,对古塔在视觉上的影响很难消除。

  但问题就在于,烟囱和天宁寺塔距离过近。而且有人担心,大烟囱高达180米,属于混凝土建筑,定向爆破难度比较大,主张对其暂时保留。

  上官云 摄

  另一位老居民也表示了担心,认为除非用人工一点点拆掉,否则“爆破式”拆除大烟囱,可能会给古塔带来安全隐患。

  大烟囱,是拆还是留?

  “其实,从另一个角度看,大烟囱也是工业遗产,立在此地已有数十年时间,算是一个历史的见证,周围居民对它也有一定感情。”对上述两种观点,李卫伟打了一个比方,好比一棵千年古树旁,又栽下了一棵500年的古树,各有各的价值。

  在李卫伟看来,大烟囱拆还是留,实际上是保护文化遗产的两种角度,都有一定道理。

  李卫伟说,目前,古塔的塔刹、塔基修缮过,一些风化比较严重的金刚力士雕像也加固过,防止掉落。但体量如此巨大的文物,不好修。

  “它的荷载太大了。十三层密檐砖塔,一层层压到塔基上,压力很大,修缮时稍有不慎都有可能造成损坏。”李卫伟说,大烟囱拆除与否、如何拆除,要经过详细论证,“但不管从哪种角度出发,都要首先保证文物的安全”。(完)


数字故宫:将古老文明带向未来

点击进入“文艺星青年”>>

“我们会继续努力,把智慧故宫、5G故宫尽快完善,不断实现。”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近日表示。近年来,古老的故宫不断努力,搭载着数字化的翅膀,将古老的文化宝藏带向未来的时空。全景“紫禁城上元之夜”、虚拟场景《清明上河图3.0》、手机APP《胤禛美人图》……当文物触碰到指尖时,古老的神话又重新回响在人们的耳畔。

数字化之后的故宫带给我们哪些惊喜呢?一起来看看吧!

当5G遇上故宫

3月24日,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UP2019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表示,故宫在数字平台方面的功能正不断完善,如公众教育、文化展示、社交广场、学术交流、电子商务等。“我们会继续努力,把智慧故宫、5G故宫尽快完善,不断实现。”

三月中旬,故宫博物院已经和华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将在5G应用示范、建设故宫智慧院区、举办人工智能大赛等方面开展合作,进一步推动故宫博物院的数字化、信息化、智慧化建设。

据故宫博物院统计,2018年故宫博物院接待观众数量已突破1700万人次,是世界上参观人数最多的博物馆。未来“5G智慧故宫”可以让世界各地的观众随时身临其境体验实地参观故宫的乐趣,让来到故宫博物院的观众享受到更高速的网络服务和高清视频内容,瞬间获取眼前的古建筑、文物知识链接和服务设施信息。

数字文物纤毫毕现

近年,数字化故宫风靡,游客完全可以足不出户,通过多款APP在手机里畅游故宫。

《胤禛美人图》

《胤禛美人图》是故宫博物院首次尝试开发制作APP,以在观众中知名度较高的“十二美人”绘画藏品为基础,串联起家具、陶瓷、宫廷生活、书画等各方面的研究成果,并对绘画本身的构图、技法进行分析。

《胤禛美人图》以立轴画卷展现,伴随着悠扬典雅的乐声,用户可以观赏《胤禛美人图》的作品细节, 画面不但可以全屏观赏,也可以用“鉴赏”模式激活一个虚拟的放大镜进行细节观赏;每一幅图片还带有画面构图以及绘画的鉴赏文字。

《韩熙载夜宴图》

《韩熙载夜宴图》,以“连环画”的构图叙事形式让用户享受更直观的视听体验。点开App,琵琶声起,拨动江南寂静的月色,观众仿佛随着画师顾闳中一起,走进韩府,画卷中的墨痕笔意,人物的衣纹表情纤毫毕现。

《每日故宫》

《每日故宫》以日历的形式推出“每天一件故宫藏品”。除了看日历,它还能生成有韵味的日签。点击笔头一样的标识,用户可以选择今天心情对应的龙或者人物形象。写上今天的心语,还可以结合今日的美图生成日签。

《故宫陶瓷馆》

《故宫陶瓷馆》可以欣赏到来自故宫文华殿的四百余件展品, 360 度旋转展品,同时配合语音文字介绍。这款应用以历史长轴串起这四百余件展品,梳理中国陶瓷发展史——从古朴的新石器时代的陶瓷,到富有异域风情的唐代陶瓷,再到清新雅致的宋代陶瓷,还有花纹繁复的清代陶瓷,一目了然。

 

 

数字场景如临其境

为了“让文物活起来”,让历经时光打磨的国宝再次焕发光彩,故宫与其它企业合作,让许多国宝化身为数字化场景。通过高科技的呈现,人们可以沉浸式感受到古老文明的精华。

《清明上河图3.0》

宋代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被今日民众视为国宝,几经辗转最终被收藏于故宫。在时间的侵蚀下画作变得脆弱,虽得以很好的保护,却难以与观众朝夕相见。去年夏天,《清明上河图3.0》展演通过挖掘原作的艺术神韵、文化内涵与历史风貌,融合8K超高清数字互动技术、4D动感影像等多种高科技互动艺术,构筑出真人与虚拟交织、人在画中的沉浸体验。

全景“紫禁城上元之夜”

“我的名字叫紫禁城,快要600岁了,这上元的夜啊,总是让我沉醉,这么久了却从未停止。”为了满足广大网友的需求,“紫禁城上元之夜”特别推出了高清全景图像。点开链接即可细致观察到午门、太和殿、角楼等景色,灯光瑰丽,图像清晰,360度全景展现,让人仿佛身临其境,满足了广大网友的好奇心。

 

 

数字管理秩序井然

单霁翔在一次演讲中说道:“从2002年的713万,到2017年的1670万。15年来,故宫游客增加了近1000万。如何分流游客,让游客有一个好的旅游体验,这是故宫面临的最大压力。”

为了让游客节省买票时间,故宫又尝试全网购票,这也不是轻易能做到的,2014年最开始实行时,只有2%的人尝试了预约。2015年到了17%。2016年开始使用支付宝,2017年用微信支付后,网上购票迅速增长了41%,再到65%,相当于1/3游客用手机自助买票。

不过有时候游客热情起来,连网站也拦不住。2019年“紫禁城上元之夜”活动名额“秒光”,门票预售系统时该网站出现瘫痪的情况。

单霁翔对观众们的期待表示非常理解。他说,故宫在灯会之后会进行各方面的可行性评估,希望将来能在二十四节气的重要节点,例如端午节、中秋节、重阳节等可以开放夜场,“但一定要经过专业评估”。

数字故宫 通往未来

精致的画面、细腻的笔触、独具匠心的设计,当故宫文物以数字的方式传递到人们面前、触碰到人们的指尖时,数字化让文物走到让人们的身边,古老的文明也随之被科技赋予了新的生命力。

对于这些成千上万沉睡在故宫的国宝来说,数字化的过程唤醒了古老的历史,让它们有了前往未来的崭新方式。

友好提示:本文为人民网文化频道官方微信号“文艺星青年”(wenyixingqingnian)出品。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合作!

长按下方二维码 关注“文艺星青年”

开启一场轻奢的文艺之旅


陕西黄陵“面花老人”十余年为公祭黄帝制作供品

陕西黄陵“面花老人”十余年为公祭黄帝制作供品

图为王民政制作的公鸡面花。 张远 摄

  中新网陕西黄陵3月27日电 (梅镱泷 张远) “逢年过节、‘红白喜事’、祭祖庆典,都少不了面花的‘身影’。”王民政说,做面花是当地的习俗,但现在学做面花的人却是寥寥可数。

  黄陵面花,是流行于陕西黄陵一带的传统食用塑作艺术。黄陵面花自古以来就和当地的黄帝祭典礼俗紧密关联,当地人习惯用面塑制作的各色动物、花卉来代替祭典用的三牲,同时也把面花和当地的生产生活、婚丧嫁娶、生儿育女等习俗活动结合起来,使之更加生活化。黄陵面花工艺复杂,制作精巧,形象塑造栩栩如生,极具艺术感染力。

图为王民政制作的“二龙戏珠”面花。 张远 摄

  今年78岁的王民政自幼便跟随祖母学习面花技艺,如今是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黄陵面花传承人。让王民政骄傲的是,他已连续13年专为黄帝陵祭祀大典制作面花供品。

  “清明节公祭轩辕黄帝的面花有‘百鸟朝凤’‘万紫千红’等以及36个供馍。”王民政说,随着2019年清明黄陵祭祖活动的临近,自己需要一个礼拜左右的时间完成一套公祭用的面花。

图为王民政制作的生肖面花。 张远 摄

  记者在王民政家中看到,桌面上摆放着剪刀、镊子、梳子等工具,经过剪、切、扎等工序,短短几分钟,一只栩栩如生的大黄牛就在王民政手中捏成了,看起来非常逼真。王民政说,自己擅长捏动物,而老伴田粉琴则帮忙捏花卉,两人经常互相配合捏面花,通过面花传递着对彼此的情感。

  “时常会有人专门开车上门来买面花。”田粉琴说,起初对面花并不感兴趣,看到老伴儿有时忙不过来,经常加班。后来就慢慢跟着他学做面花,现在可以给他帮忙,也可以自己制作面花了。

图为王民政与老伴合作制作面花。 张远 摄

  而如今让王民政最为发愁的事情无疑就是面花技艺的传承,由于一件面花的售价在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制作技艺又较为繁琐,因此对面花感兴趣的年轻人并不多。王民政表示,在当地面花的应用较为广泛、需求量较大,自己也正在带徒弟,希望更多的人了解黄陵面花。

  据了解,当地为了更好的保护和推广“黄陵面花”品牌,使黄陵面花得以传承和发展,县非遗办已申请注册“黄陵面花”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同时,黄陵县积极发挥文化旅游优势,采取“引进来、走出去”的方式,不断提升非遗项目影响力,使非遗文化逐渐“复苏”。


虎鎣:流失海外百年终回家 在西周做什么用?

1追索返还 虎鎣历经波折回到祖国

虎鎣为西周晚期文物,主要用于祭祀,距今约3000年。原为清宫皇室旧藏。
  19世纪,英国洗劫圆明园时,被英国海军上校哈利·埃文斯掠走。哈利·埃文斯在和家人的信件中详述了他参与洗劫圆明园获得青铜器等珍贵文物的过程,这些信函与文物一起被发现。
  2018年3月,虎鎣现身英国东南部肯特郡,并将于2018年4月11日在当地拍卖。国家文物局表示,得知“虎鎣”将在英国拍卖后,立即开展多方面工作,推动“虎鎣”追索返还中国。在各方共同努力下,“虎鎣”返还工作逐渐出现转机。4月底,境外买家表示愿将“虎鎣”捐赠给国家文物局。9月,国家文物局代表团在中国驻英大使见证下,举办“虎鎣”捐赠接收仪式。11月23日,“虎鎣”安全抵达北京。12月11日,“虎鎣”正式入藏中国国家博物馆。作为历史见证,封面新闻记者此次探访时,发现虎鎣的介绍中写着这样一句话——“2018年国家文物局拨交”。
  对于虎鎣展,国家博物馆在介绍中说,以一件文物的流失和回归来彰显中华民族从积贫积弱到民族复兴的时代巨变,希望藉此引导社会各界进一步关注我国流失文物追索返还工作,不断关心支持国家文物事业。

2罕见精品 鎣类西周青铜器不超八件

“这是茶壶吧?”“我看不像,应该是酒壶。”
  为了让观众更加了解“鎣”这种青铜器种类,国家博物馆还为“虎鎣”制作了虚拟展示,观众可通过虚拟互动观察“虎鎣”每一个角度的细节。
  虎鎣在西周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国家博物馆研究院名誉院长、九十高龄的孙机先生分析,应该是用来装郁金汁的。
  《论语·八佾》疏引郑玄注:郁,郁金草,酿秬为酒,煮郁金和之,其气芬芳条畅,故曰郁鬯。将一种叫郁金草的香草煮汁,便得郁金汁,郁金汁加到以秬酿造的鬯中,便得郁鬯。孙机表示,古代将盛郁金汁的容器叫做“郁彝”,此说法可见青铜铭文“余兄为汝兹小郁彝”,彝是容器的泛称,“与爵配套使用的虎鎣很可能是用来装郁金汁的。”
  孙机介绍,中国现存的鎣类西周青铜器仅有伯百父鎣、周晋鎣等不超8件,且大多有残缺,而经历了被掠夺、被拍卖、被捐赠的海外回归圆明园文物虎鎣,则是罕见精品。
  “鎣”既有光明、美丽之意,又可指盛水器具。古时用以盛水的器具还有匜(yí)和盉(hé),此二者外形比较简洁,而虎鎣则造型精美独特:侈口,方唇,短束颈,宽折肩,收腹,圜底,三蹄形足。肩的一侧有管状流,以伏虎为造型,另一侧有龙首鋬,盖折沿,上有圆雕踞虎形装饰,盖与鋬上各有小环钮。虎鎣肩部饰夔纹,腹上部饰斜角云纹,腹下部饰瓦纹,足根饰饕餮纹。如此倾注匠心的虎鎣,装的水能和匜或盉装的水一样么!

3自作供鎣 可与礼器爵配套使用

虎鎣顶盖内铸有“自作供鎣”铭文,供即供奉,可见它是用于祭祀的礼器,可与另一件礼器爵配套使用。
  细细的三足、苗条的身姿、长长的引流槽,对于爵的印象,很多人似乎并不陌生。但对它真正功效的认识又是模糊的。孙机指出,它是装酒的礼器,但它绝不是用来喝酒的,也不是用来温酒的。“长长的‘流’对着嘴,喝起来该有多么不方便啊。我国直至魏晋南北朝才有喝热酒的习惯,那以后才出现了温酒的器具,此前,老百姓都喝凉酒”。《楚辞·大招》有“清馨冻饮”之说,冻饮的美酒叫醴酒,类似今天老百姓自酿的米酒,酒精度低、气味清淡。
  爵内装的不是通常的醴酒,而是鬯。《周礼·鬯人》郑玄注:“鬯,酿秬为酒,芬芳条畅于上下也。”《周礼·郊特牲》有文“至敬不饗味,而贵气臭(嗅)也。”孙机解释,“秬”是黑黍,用黑黍酿造的鬯比醴酒香多了。传说神是不吃不喝的,但喜欢闻香气。虔诚的人们就在爵内倒入鬯,放在火上烧热,端到神的面前,里面的鬯经过蒸腾而香气浓郁。
  在鬯中注入郁金汁,固然更增其香,但也是为了避免爵中的鬯经过蒸发变得过于浓稠而焦结。《说文》解释“歆”就是“神食气也”,古人认为,神闻了郁鬯熏蒸的香气就会感到歆享,进而满足敬奉者的要求。孙机说,祭天之后,爵里会剩一点底儿,人们便把剩下的倒在地上的白茅草上。他们期待美酒渗入渊泉,这样天上和地下的神鬼就会都高高兴兴的,带来上下交泰的好光景。(卢荡 柳青)


智慧故宫啥样?去办婚礼行吗? 单霁翔一一指路

单霁翔

600岁的故宫,近几年的“人设”越来越像个流量惊人的新晋网红。就拿最近来说,从卖萌文创到口红、火锅、咖啡、灯会……哪一件不是妥妥的热搜C位。不过故宫没有停下“创新”的脚步,日前,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详细介绍了5G时代的故宫。故宫那儿还招人不?想去故宫办婚礼可还行?故宫口红咋这么难买……对于大家关心的关于故宫的各种疑问和脑洞,单院长都一一解惑。

为啥开夜场?灯光不如巴黎圣母院美?

“最近我们做了一件事:正月十五,我们搞了一次元宵灯会:紫禁城上元之夜。这是紫禁城第一次被大规模照亮,也是第一次大规模夜间开放”,说起今年引起轰动也招来不少争议的故宫灯会,单霁翔坦言此举有很多人不理解,自己也听到很多说法,他现场解释了活动的整个背景,“很多参观的观众跟我们抱怨过,说层层大殿都是黑黑的,外面越亮里面越黑。我们不停地解释说故宫是木质结构,尤其为了保护织绣书画等文物不能点灯。道理很硬,但对于观众体验来说还是很痛苦。比如坤宁宫,中间没有门,里面很精彩,大家都扒着玻璃往里看,要是再哈气一抹,特别不卫生……”于是故宫人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反复研究和试验,“我们用了LED冷光源,不发热,灯具远离古建筑两米五以上,用测光表反复测试敏感部位光线不能超标”……在安全保护文物的前提下,紫禁城首次被点亮了,350盏红灯笼和科学的参观路线让故宫“亮”了起来。单霁翔骄傲地说:“观众看到了从来没有如此明亮过的三大殿,他们拍的夜间照片传往了世界各地。的确还有很多不足和差距,但总之我们试验了”。

对于故宫此次灯光秀,网友也有不少说法,比如有人评价美哭了,但也有人拿来做各种比较,单霁翔没有回避这个话题,而是相当谦逊又不失自信地给予了回应:“有人说你们的的灯光没有巴黎圣母院的好看,我赶快调了去看。各有各的特点,巴黎圣母院的是人站在那儿看圣母院在墙上打出的色彩,而我们的是人走在自然环境中、走在天地之间、建筑之间,这就是中国古建筑的特点啊”。

口红、火锅、咖啡馆……哪些OK哪些NO

可甜可咸,时而严肃时而软萌的故宫文创近几年火得不行,去年仅文创故宫就卖出10多个亿。不过对于故宫衍生品的发展,单霁翔的态度是开放而谨慎的,“既不能用传统的高大上的语言、不接地气的,特别是年轻人不喜欢的,也不能低俗恶搞和迎合人们完全娱乐化的”。以故宫口红为例,“11900种文创产品,已经涉及人们的方方面面,衣食住行都有,为什么不能出口红”?谈到故宫口红时他表示:故宫的红墙、黄瓦、蓝天是三原色,它可以谱写出世间任何色彩,把它做在口红上,把那些器物的图案做在口红上,人们才喜欢。单霁翔透露,故宫口红现在已经销售了100多万支,“唯一的缺点就是买不着”。

对于文化衍生品的创意之路,单霁翔坦言一直在摸索,看可行性和大众的接受度,比如被热议不休的“故宫火锅”就叫停了,“也不是没有委屈的,比如故宫博物院外的非文物建筑故宫餐厅里有一道菜——火锅,其实本来就不是火锅店,可这两个字跟故宫放在一起大家就觉得是危险的,故宫最怕火啊,我们就停了。既然有争议,我们就遵从大家,不要有误解。”包括故宫咖啡馆,“其实10多年前故宫的星巴克咖啡因为报道就关了,可每年300万国外朋友不能逼他们都喝茶啊,现在我们故宫咖啡馆开了以后,每天到了七八点钟会排队”……他坦言现在沾了故宫两字什么都会火,但不能看什么火都去做,“我们非常谨慎,在不断地把握这个度。”

5G化,你能查到想看的文物在哪个房间

600岁的故宫时髦起来年轻人都赶不上!日前,故宫博物院与华为双方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准备联手打造5G紫禁城,将在故宫建设智慧园区。现在“5G”一词特别时髦,那5G化的故宫到底什么样?怎么玩?单霁翔现场简单明了地介绍了两方面。首先是文物安全,“故宫有全世界最复杂的地形地貌,无数的巷道庭院和无数个门,全新的安防系统需要有智慧的一个总体架构才能驾驭,华为的5G系统可以使我们的文物古建筑能互联起来,比如故宫很多展览是原状陈列,是裸展,如果文物出现变化都能即时被发现并通知到各处,为文物的安全起到很大作用”,同时也大大提升了为观众服务的质量,“比如我们的寻花图,进了故宫通过手机就知道什么地方什么花开了,就可以按图索骥去看,还可以查阅各种信息:目前有多少展览、还剩几天展期,你想看的文物在哪个房间有多少观众,最近的洗手间在哪里,有几个坑位;附近有几间书店,你想买的书还有没有……”

想去故宫上班行不?想去故宫办婚礼呢?

关于故宫,大家的问题真挺多,有媒体记者替网友问了一些问题,单霁翔也都一一耐心回答了,比如“怎么才能去故宫上班啊?”他笑着说:“考啊!今年故宫博物院招88名正式员工,有超过4万人报名……难吗?只要有实力相信你们不怕竞争的”。至于有网友脑洞大开问“能不能去故宫办婚礼”,单院长果断回答:“不能!溥仪那时候办过,再也不许办了”。(张艳)


UP2019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在京举办

人民网北京3月25日电 主题为“一花一世界”的UP2019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昨日在北京举行。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著名作家、编剧麦家,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Supercell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 Ilkka Paananen,游戏应用价值研究领军人物、VSGI创始董事 Scott Martin和乐高集团创意玩乐实验室高级副总裁 Tom Donaldson等在内的中外文创行业的知名嘉宾从不同维度,分享如何挖掘每一个文化作品和IP背后所蕴藏的巨大能量,以及如何发挥IP对社会的积极意义等方面的思考。

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

“透过许多开创性的尝试,我们深刻感受到,文化价值与产业价值的良性循环,不仅完全可以实现,而且有非常丰富的实现形式。”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在会上表示,新文创是一场面向未来的文化生产“新实验”,为了做好这场实验,腾讯汇集了影视、游戏、文学、动漫、音乐等众多内容业务,调用了云、AI、小程序等许多数字化工具,并深度联动了故宫、敦煌等各类文化机构,通过新文创的方式,探索数字文化时代的更多可能。

在2018年的UP大会上,腾讯正式提出“新文创”概念,希望探索一种以IP构建为核心的全新文化生产方式,打造中国文化符号。基于过去一年来的实践和探索,腾讯的“新文创”实验已从以下四个维度获得了信心:一是传统文化正成为“活”在当下的潮流文化,二是文化的生产与消费关系正在重建,三是文化创意正成为社会问题的新解决方案,四是让世界喜欢听中国故事。

“我们坚信,每一部优秀的文化作品,每一个凝聚人类情感的IP,都有着巨大的能量。它们汇聚在一起,构成了我们的文化自信,也将带领我们走向更美好的未来。”程武表示,腾讯希望能在数字时代,打造出更多时代精品,塑造出更多享誉世界的中国文化符号,让所有优秀的文化内容绽放出更多的价值。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

对于当下传统文化的活化推广,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表示,首先,要解决文物环境治理、文物安全保护、文物对大众的奉献这三方面的问题;其次,除了在现实中做到保护和开放,还要推出精品数字文创内容,让大众在浸入式的趣味互动中理解传统文化;最后要主动与社交媒体与影视综艺跨界结合,用年轻化的语言推广传统文化,使其成为最具流量的公众话题,吸引年轻世代去关心、热爱、参与传统文化的保护与创新。

著名作家、编剧麦家

著名作家、编剧麦家分析了中国故事能够在中国和世界同时取得认同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中国日渐增强的国力,让文化输出成为可能;另一方面,是因为优秀的东、西方文学,都具有一个共同的母题——人性。

乐高集团创意玩乐实验室高级副总裁Tom Donaldson则认为,在这个充满新技术、充满想象力的新世界里,无论是企业家、工程师,还是艺术家、商界人士等,都必须像孩子一样,通过游戏来学习,充分开拓想象力,从而寻找出那些走向未来的新机会。

在文创嘉宾分享结束后,腾讯旗下影视、文学、动漫、音乐、电竞、游戏六大数字文化业务负责人,也基于新文创战略,依次进行了业务分享。这也是腾讯自去年9月,第三次战略升级和架构调整后,腾讯旗下新文创相关业务的集中亮相。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内容业务是腾讯在即时通信、社交、互联网+以外,唯一一个下场自己做的业务。腾讯希望基于互联网,通过新文创打造更多中国文化符号。比如,腾讯影业参与出品的《流浪地球》,虽然是一部关注人类共同命运的科幻电影,但“带着地球去流浪”的故事框架,背后蕴含着的,其实是中国人内心“故土难离”的家国情怀。这部电影在国内引发观影浪潮的同时,在海外也有不俗的成绩,上映仅11天,就刷新了近五年来中国电影在北美的最高票房记录。《流浪地球》不仅让全球观众看到中国科幻片的突破,也向全球观众展现了一种不同于好莱坞大片的中国价值观,一种中国人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

成立三年多来,腾讯影业一直致力于长线的内容布局和能力建设,从最早的参投、助力作品,到担任起更多主投主控、共同开发的角色,腾讯影业不仅实现了稳步的成长,同时也承担起了更多的责任。未来在内容打造上,腾讯影业将重点聚焦三个方向:一是观照现实,既从现实情感出发,去想象未来,也从特殊的时代节点叙事中,映照当下;二是深化国际探索,在积极接入全球生产体系的同时,也积极探索属于中国的创新模式;三是不孤立做影视,协同各业务,打造具备全球影响力的中国文化符号。


“新国门·新大兴”原创歌词征集开启 献礼建国70年

人民网北京3月24日电 (记者李岩)近日,“新国门·新大兴”原创歌词征集活动新闻发布会在大兴区文化活动中心举行。

在此次活动中,大兴区委宣传部领导表示,希望参选作品主题鲜明,定位准确,通俗易懂,易于传唱,歌词内容富有时代感和艺术感染力,能充分诠释大兴的人文历史和蓬勃发展,“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为建国70周年献礼。

主办方还向记者透露,原创歌词征集特邀词作家韩静霆、编剧张小兵、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副教授黄金华组成评审团队。

“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文化遗产,既是历史见证,又以深厚的文化底蕴为现代文明建设提供滋养。优秀的歌词作品可以对其所隐藏的意志和精神进行挖掘。”《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中国》词作者韩静霆表示。

张小兵对参加此次活动意义的理解是希望,这些优质的文化资源,能更好地找到途径,转化成“优质的文化资产。” 大兴水土养育的歌唱家王莹则把其当成自己的义务与责任。

据悉,本次活动由中共北京市大兴区委宣传部主办,北京市大兴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等共同承办。为期4个月,分为作品征集阶段和评审阶段,最终评选出10首优秀歌词作品。发布会现场,大兴区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李德刚,大兴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大兴区文化和旅游局局长潘郁峰,大兴区文联主席王青海等出席。


《临川四梦》剧组、秦腔表演艺术家李梅同获“白玉兰”组委会特别奖

《临川四梦》剧组、秦腔表演艺术家李梅同获“白玉兰”组委会特别奖

上海昆剧团《临川四梦》。 组委会 供图 摄

中新网上海3月22日电 (王笈)第29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白玉兰戏剧奖”)22日晚在上海大剧院揭晓获奖名单,上海昆剧团《临川四梦》剧组及秦腔表演艺术家李梅获颁“组委会特别奖”。

秦腔表演艺术家李梅。 组委会 供图 摄

在汤显祖逝世400周年之际,上海昆剧团对中国明代戏剧大师汤显祖的《临川四梦》(《牡丹亭》《邯郸记》《紫钗记》《南柯梦记》)进行了完整的发掘整理,让国际戏剧界感受到了中国传统戏曲艺术的魅力。2016年以来,《临川四梦》在世界舞台巡演超过60场,引起海外著名艺术节的关注;2018年,上海昆剧团应柏林艺术节邀请,将《临川四梦》完整带到德国,引发轰动,欧洲观众比例高达95%。

本届白玉兰戏剧奖将“组委会特别奖”授予《临川四梦》剧组,以表彰上海昆剧团多年来坚持不懈地为传承、复兴、推广、发展中国昆剧艺术而努力,并卓有成效。

同获该奖的,还有秦腔表演艺术家李梅。凭借着在秦腔古装剧《再续红梅缘》中一人分饰二角的从容表演,李梅第三次捧得了白玉兰戏剧奖的奖杯。其唱腔清亮绮丽,或委婉缠绵、或豪放昂扬,再繁复冗长的唱段都能一气呵成、荡气回肠,表演方面亦是炉火纯青,对“喷火”这一濒临失传绝技的运用令人赞叹。

组委会方面表示,李梅曾在秦腔现代戏《迟开的玫瑰》《大树西迁》中以出色的表演获得了第15届、第20届白玉兰戏剧奖“主角奖”,她还是“梅花奖”“文华奖”的获得者。鉴于李梅对秦腔艺术的重大贡献,白玉兰组委会授予其“组委会特别奖”。

“《再续红梅缘》中,我一人饰演了两个角色,一个端庄秀丽,一个聪明俏丽,一个是闺门旦,一个是小花旦。这样的跨行表演,不仅加强了艺术性、观赏性,同时全面展示了戏曲艺术的‘四功五法’。”李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感谢观众对秦腔艺术和传统文化的支持与厚爱,自己将把这份感动作为艺术生涯新的动力,为秦腔艺术的传承和传播继续努力,“希望传统艺术这棵古老的参天大树郁郁葱葱、根深叶茂。”

除“组委会特别奖”,当晚还有10人获颁“主角奖”,9人获“配角奖”,5人获“新人主角奖”,4人获“新人配角奖”。

本届白玉兰戏剧奖共有60台剧目参评,涵盖京、昆、越、沪等24个剧种,其中新昌调腔、满族新城戏等稀有剧种为首次申报参评。(完)


那些出版社的当家书

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18年过去,纷繁热闹的阅读市场年度大总结时,多个电商平台和互动社区平台发布了年度报告和数据榜单。笔者综合梳理比对了京东、开卷、亚马逊、豆瓣等机构发布的相关数据,纵观2018年书业整体情况发现:鸡汤书籍相对疲软,经典图书长期占据排行榜前列,不少出版社开始走精耕细作模式。

有种现象令人眼前一亮——很多出版社都有一本或几本自家的独门经典,这些书深受读者喜爱,经久不衰,从畅销变为常销,在提供社会效益的同时,持续不懈地为出版社贡献着稳定的利润。

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出版社的那些“当家书”。

《红星照耀中国》:教育部指定中学课外阅读经典教材

《红星照耀中国》是西方记者对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第一部采访记录,也是新闻史和报告文学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上世纪30年代,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只身前往陕北苏区,通过实地考察首次向世界讲述了中国红军和苏区的真实情况,成为世界报道中国红军的第一人。在这部不朽的著作中,斯诺披露了大量第一手资料,真实地还原了中国共产党在1927年到1937年间艰难却辉煌的发展历程,描绘出一幅波澜壮阔的社会历史画卷。

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在接受采访时介绍说,截至目前为止,《红星照耀中国》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共发行380万册,码洋近1.6亿元。同时,它也被教育部指定为中学课外阅读经典教材,让无数少年知道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走过的艰苦历程,知道今天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

《现代汉语》:最受欢迎的现代汉语教材

有人说,从广义上看,偌大的中国超过大半的文科大学生都是著名语言学家、教育学家黄伯荣和廖序东的学生,因为他们都学习过黄伯荣和廖序东主编的一套书,不少人更是在这套书的影响下走上现代汉语教学和研究之路。黄伯荣与廖序东先生主编的《现代汉语》(学界称为“黄廖本”)自1978年出版以来,再版8次,全国总发行量达600万册,每年发行量均为全国同类教材之冠,被教育部誉为“最受欢迎的现代汉语教材”,并被确定为“十二五”普通高等教育本科国家级规划教材,创造了教材界的奇迹。

“黄廖本”共分两册,上册为绪论、语音、文字、词汇,下册为语法、修辞,系统讲授现代汉语的基础理论和基本知识,注重吸收现代汉语教学研究与教学实践的最新成果,兼顾语言学知识体系的完整性;知识点阐述深入浅出,辅以丰富的例证讲解,符合一线教学实际,满足当前学习手段多样化、便捷化的需求。

《红岩》:革命的教科书

另一部经典作品《红岩》,则因成功地塑造了江姐、许云峰、成岗和华子良等为代表的地下工作者英雄形象,同时对反面人物的塑造摆脱了类型化、脸谱化窠臼而成为著名的红色经典,同时它也是中国青年出版总社的代表书籍之一。

在书中,作者罗广斌、杨益言真诚再现讴歌了解放战争走向全国胜利如火如荼的斗争风貌。作品善于刻画人物心理活动,用细节烘托气氛,语言朴实,笔调悲壮,被誉为“革命的教科书”。

据中国青年出版总社官方网站信息,该作品一经面世,立即引起轰动,先后被改编成电影《烈火中永生》和豫剧《江姐》等。

自1961年12月出版至今,总社会发行量逾1000万册,雄踞我国红色经典作品出版顶峰数十载。它还被选入中央宣传部、教育部、共青团中央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的百种优秀图书,激励了无数青年的爱国情怀和奋斗热情。

“植物大战僵尸”系列知识漫画书:寓教于乐

少儿出版近十年异军突起,知识型漫画因寓教于乐引领了孩子们的阅读新风向。作为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的主力图书——“植物大战僵尸”系列历时7年耕耘,发行量超6700万册,码洋过13亿元,成为其代表书目之一。据中少总社官方网站最新信息显示,这一系列已拥有6大类113个出版品类,800多个出版品种。6大类品种涉及图画故事、游戏、助学类、拼插和拼图、长篇故事、漫画,其中表现最为抢眼的是知识型漫画书,得到中国科学院院士孙昌璞、张肇西,清华大学教授李学勤,北京大学教授袁行霈为孩子有质量的阅读而倾力推荐。

笑江南漫画团队主创孙家裕认为,就多年创作经验而言,儿童阶段最重要的活动是学习和玩,在孩子心中,玩耍胜于学习。好的漫画书既要让孩子感受到乐趣与玩味,更要将知识融入其中,在这个过程中才能将知识传递出去。这也是“植物大战僵尸”系列图书持续火热的原因。

臧永清认为,在经典常销书方面,各出版社一方面要不断激活既有资源,把一些文学经典赋予新的活力;同时要补充新的版权资源,把新的文学经典作品纳入出版范围。

“出版是养出来的”。按照“二八法则”,一个企业中80%的收益是由20%的产品带来的。繁荣的出版会涉及人类所有的知识领域,很多学术研究类书籍读者范围狭窄,出版基本是不盈利或暂时不能收回成本的,但它们同时也是人类思想智慧的重要、不可或缺的部分。正因为有了上述的这些当家书,才能让出版社敢于放手创新,多方面涉猎,从而传承文明、记录最新知识,丰富读者的眼界和知识面,服务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