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四月 2019

中法艺术家温州写生作品展在凡尔赛开幕

人民网4月8日电(记者 董子龙)“当巴黎遇上温州——中法艺术家温州写生作品展”于当地时间4月4日18:45在凡尔赛市政厅开幕。活动自2018年2月12日在法国凡尔赛正式启动,并于2018年5月13日-28日在温州举行展览、学术研讨、写生创作等一系列活动。“当巴黎遇上温州”系列活动历时一年多,得到了两国各界人士的关心与大力支持,产生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

开幕剪彩仪式

“当巴黎遇上温州-中法艺术家温州写生作品展”法国交流活动由法国凡尔赛市政府、温州市文广旅局主办。展览展出雷米·艾融、安德烈·布布奈尔、刘曦林、程大利等22位艺术家的近80件以描绘山水永嘉的绘画精品,通过艺术的形式展现给法国乃至世界人民,促使他们对中国的人文环境和自然景观有更加直观的感受,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有更加深入的了解。进而,在经济等层面开展交流与合作。

凡尔赛市市长弗朗索瓦·德·马齐埃先生、中国驻法使馆文化处梁成喜主任、温州文广旅局李方喜副局长,法国浙江商会陈永锡会长,法国华侨华人会蔡君柱秘书长,法国浙江商会名誉会长吴志平先生,等200余位嘉宾出席了本次活动开幕仪式。

凡尔赛市市长弗朗索瓦·德·马齐埃在致辞中讲到:“此次举办的中法画家的展览交流活动是庆祝两国人民和两种文化之间的友谊的绝佳机会。凡尔赛城堡是法国历史上文化繁荣时期的象征,当时最伟大的艺术家曾汇聚于此,凡尔赛市继承了这一辉煌的传统,一直是创造的沃土。

中国驻法国大使馆文化处处长梁成喜开幕式致辞

中国驻法国大使馆文化处处长梁成喜讲到:“今年正值中法建交55周年,习主席也于今年3月成功对法国进行国事访问,为两国关系注入新动能。我希望以此为基础,中法两国能有更多的地方城市和机构个人加入到中法文化交流的大潮中来,为进一步紧密两国友好关系贡献自己的力量。”

“当巴黎遇上温州”系列活动,是一个国际大都市和中国历史文化名城的美丽邂逅,这是一场穿城而过的塞纳河和温州母亲河瓯江的激情相约,也是一场“浪漫之都”和“温暖之州”的深情交融。本次活动圆满成功,即是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也是向中法建交55周年献礼。

在开幕式之前中法艺术家举行了一次深度的研讨会,就20世纪在中国和西方绘画艺术的演化、法国和中国社会中的艺术家、画家和大自然,绘画和大自然、山水画和西方风景画四个议题进行了探讨。

据悉,为期15日的中法艺术家还将展开写生、研讨、交流等一系列活动。


破解油画修复难题(艺坛走笔)

  近来,许多平时从未展出过的油画作品渐渐出现在博物馆、美术馆展览中,这是充分活化文化资源的好事。但不无遗憾的是,一些展出作品虽已经过初步修复,却仍可见颜料脱落、画面破损等问题,反映出当前国内馆藏油画作品的保存、修复依然面临挑战。

  同生命一样,每件艺术品从诞生之日起就注定走向衰老,空气中的杂质、库房里的虫害等都会对画作保存产生影响。因此,油画修复工作应运而生。在西方,许多油画名作都曾经历过修复,专业油画修复体系已基本成型,修复理念、技术、设备和材料也在不断更新、完善。

  在我国,油画事业经历了快速发展期,已诞生大批经典作品,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前后,第一代、第二代油画家接力创作,铸就了20世纪中国油画的不朽丰碑。其中一些兼具历史与艺术价值的作品距今虽不过百年,但由于绘画材料、保存方式等未受到高度重视,画作遭受了不同程度损伤。例如,徐悲鸿所作《愚公移山》被误以正面向内卷致颜料脱落;司徒乔《放下你的鞭子》因长期未经修复出现画面开裂等病害。这些问题如果得不到妥善解决,我们失去的将不仅仅是那些厚重的色彩,还有时代的见证。

  国内油画修复事业起步晚、社会关注度低是客观现实。1999年,上海油画雕塑院从国外引进修复设备,成立我国第一家专业油画修复研究机构。短短20年,修复工作虽取得了进展,已有一批经典油画得到修复,但在修复专业建设、行业规范、市场秩序等方面还有许多空白需要填补。

  目前,我国博物馆、美术馆展览接连不断,但也存在过分关注展览策划而忽视基础保管工作的现象。当博物馆、美术馆将大部分注意力投入到展览工作和“明星文物”中时,展厅外的库房是否已分门别类地建立恒温恒湿的保存环境?当展厅里观众络绎不绝时,那些库房中落灰的“大多数”作品又该如何有尊严地与世人见面?

  推进油画修复工作,树立正确修复理念、加强预防性保护意识不可或缺。国际文物修复领域,“可逆性、可识别性、最小干预性”是三大公认修复原则,但在国内实际操作中,一些画家自己充当修复师,盲目选用材料,对画作产生了不可逆影响;一些商业修复工作过度清洗、修补作品,把修复变成了“整容”。这些问题都反映出公众对油画修复的态度、方法还需改进。油画“修复”不是简单的“修理”“修剪”,而需要完善的专业学科体系作支撑,遵循规范的操作流程,对症下药。更重要的是将“修复”贯穿于艺术品保护全过程,从保存、维护、包装、运输到展览,都将艺术品安全置于首位,让预防性保护意识深入人心。同时还应认识到,没有一劳永逸的修复工作,随着岁月流逝,艺术品处于变化的状态,需要一代代人在传承中守护。

  油画艺术作品数量多与专业修复人员少的矛盾是我国油画修复行业面临的严峻考验。法国2002年颁布的《博物馆法》要求,修复师必须接受5年培训并获得毕业文凭和专业证书。这意味着想成为油画修复师并非易事,不仅修学时间长,还需具备生物、化学、历史、艺术等多方面素养。故而,推进高校相关学科专业建设,建立一批油画修复工作室,加强人员交流,形成权威行业标准,通过法律法规治理行业乱象,才能让更多对油画修复感兴趣的人踏进来、走下去。此外,推动油画修复行业进步也并非是要在短时间内培养起一大批水平参差的从业者,也不必每个博物馆、美术馆都要设立修复人员职位,而应注重人才质量。以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为例,该馆既有自己的修复人员,也会通过招投标方式与高校、专业公司合作完成修复项目。法国的一些博物馆也会选择雇用自由职业的修复师。这些引入社会力量参与修复工作的经验对我国油画修复行业的未来发展不无启迪。

  油画修复不仅是还作品以昨日风姿,更是铺就文化传承的明日之路。在油画修复工作中对作品的再认识,有助于不断深入、修正、补充艺术史。另外,公开修复过程、展出修复作品也是向公众揭开修复工作面纱、吸引人们走近艺术的捷径。据悉,今年7月荷兰国立博物馆将修复伦勃朗的《夜巡》并通过网络直播修复全程,相信这一举措将为油画修复界“圈粉”不少,也将廓清许多公众的认知误区。对于博物馆、美术馆来说,重视修复工作还意味着获得更多捐赠藏品的可能。只有当公众充分信任博物馆的保存、修复、研究能力时,才会愿意将珍贵的作品捐献给馆方,实现更广泛的文化共享。


  《 人民日报 》( 2019年04月07日 08 版)


盛世中国国泰民安——访歌曲《国泰民安》曲作者吴立群

   【第六批“中国梦”主题新创作歌曲25】

  光明日报记者 郭超

  去年6月,举世瞩目的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在黄海之滨的“明珠”青岛举办。当天晚上的灯光焰火艺术表演在万众期待中拉开序幕。作为这场演出的音乐总监,吴立群创作了主题曲《国泰民安》。以天为幕,以海为台,以城为景,将青岛的城市夜景融入舞台表演之中。整台演出磅礴大气,充分展现了大国气象。

  吴立群说,这首歌写的就是当代中国人的一种状态:国泰民安——人民生活富裕安康,国家社会和谐安定。整首歌在作曲上偏抒情。在编曲配器方面,歌曲运用了管弦乐乐队,同时是大合唱的形式,显得很厚重。

  在主题曲的歌声中,国家发展蒸蒸日上、百姓安居乐业的场景徐徐展现:繁忙的港口、青山绿水的家园、人们发自内心的微笑……

  “丹青墨染,空谷采幽兰。游园梦不惊,峰回又路转。”歌词开头有着浓厚的古典诗词风格,仿佛一幅丹青画卷在眼前铺开。“千年云和月,万里共婵娟。驼铃黄沙漫,沧海连阳光。”笔锋一转,镜头推向远处。时间和空间都被拉长。“万里共婵娟”,契合儒家“协和万邦,和衷共济,四海一家”的精神。

  “星空斗转,华夏新颜。盛世中国,国泰民安。”点出了歌曲的主题。“心念念,情悠悠,一路走来,风雨同舟。天长长,地久久,敞开容纳五洲。”十七载风雨兼程,在中国和其他成员国共同努力下,上合组织不断巩固政治互信,筑牢共同发展根基,建立了多层次、多领域的沟通协商机制。歌曲以艺术的形式表达出上合组织发展的新征程。

  《光明日报》( 2019年04月06日 03版)


在家国情怀中,过好新时代的清明节

三月阳春,莺飞草长。清明节至,气清景明。

风扫梨花的清明,春雨漫卷的清明。在二十四节气中,既是节气又是节日的,大概惟有清明。冯友兰先生在《中国哲学简史》里说过,古希腊是一个城邦国家,而中国是家邦式社会。数千年来,清明是中国传统的春祭之节:扫墓祭祀、缅怀祖先,弘扬孝道亲情、唤醒家族记忆,在满满的仪式感中,增益家族成员乃至民族同胞的凝聚力、认同感。中国人的清明节,由家及国、由人及天地,思考并回应着人类社会的诸多终极命题。

清明,是扫墓祭祖的大日子。《左传》有言,“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清明不仅是家人祭奠祖先的节日,也是中华民族认祖归宗的节日。缅怀先烈、祭祖思亲,演绎为肃穆深沉的民族传统。或因如此,2006年,清明节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近日,包括退役军人事务部在内的中国10个相关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在清明节期间开展“传承 2019清明祭英烈”宣传教育活动的通知》。《通知》指出,活动以清明节为重要时间节点,以缅怀英烈、传承英烈精神为重点,广泛宣传党和国家、社会各界、人民群众对英烈精神的崇尚、守望和传承,全面展示烈士褒扬工作的成就。苍山巍巍,大河泱泱。“桃花红雨英雄血,碧海丹霞志士心。”浩荡前行的祖国,永垂不朽的英烈,以及血与火的历史锻造的精神与风骨,在清明这个日子,激荡起亘古绵远的家国情怀。

清明,也是踏青郊游的好日子。最是一年春好处。这春分后的第15日,万物吐故纳新,大地春和景明。早在唐玄宗时代,寒食和清明节就有四天假期,到了唐德宗李适,假期甚至延长到了七天。“少年分日作遨游,不用清明兼上巳。”自古以来,清明就是一场春风十里的旅行。如今,每逢清明,有人回老家祭祖,有人去远方踏青。人生就这样“在路上”,于哀思、欢笑之间喟叹着世象的无常,于出门、回归之间感受着生命的盎然。

清明,还是个催人奋进的日子。清明到了,温度高了,雨量多了,正是春耕春种的大好时节,故有“清明前后,种瓜点豆”“植树造林,莫过清明”的农谚。农事生产开始了,春日计划启程了。虽然是清洁明净、身心肃穆的日子,却不妨碍叮嘱人们趁早踏上奋斗追梦的旅程。

2019年的清明节,终究有些不一样的色彩。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平来之不易,美好来之不易。没有英烈前赴后继的牺牲奉献,就没有国家的富强和人民的幸福。今年的清明节,也许我们更怀念那些热血的面庞与高洁的灵魂:烽火硝烟、枪林弹雨,抗震救灾、防洪抢险……在风雨如晦的革命战争中,在波澜壮阔的改革画卷里——他们,以血肉之躯换坚贞信仰,以生命之烛照千秋光芒。

清明融汇自然节气与人文风俗,彰显“天、地、人”和谐合一之心,顺应天时地宜、遵循自然规律之理。慎终追远,民德归厚。今天的清明,尊崇英雄、缅怀英烈成为全民族共同的价值坚守——让天地之间的浩然正气长存,让千秋万代的民族脊梁坚挺,奋进在新时代,奔跑在新征程!(邓海建)


【网络中国节·清明】倡导文明祭祀 让清明更文明

  又是一年春草绿,一年一度清明时。清明祭祀,作为一种传统习俗已流传千年。在这传统节日来临之际,各地广大群众通过各种方式,缅怀先烈、祭奠逝者、追思故人。近年来,国家大力提倡“文明祭祀”,营造安全、健康、有序的祭扫氛围,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效。

  然而,受一些不良风气影响,一些地方依然不同程度地存在“随意焚香烧纸、肆意燃放烟花爆竹、盲目攀比焚烧大量祭祀用品”等情况,这种“打着继承传统牌子、行着不文明事”的陋习,不仅浪费了大量财力物力,还对生态环境造成了直接破坏,也对人们的价值观产生了冲击。在“传承良好传统,适应现代文明”的大前提下,以变革祭祀理念和祭扫方式为抓手,建设安全清明、文化清明、文明清明,依然十分重要。

  提倡无火祭扫,打造安全清明。国家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办公室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近5年来35%的森林草原火灾集中在4月份。其中,很大一部分灾情与清明祭扫时的烧香烧纸、燃放烟花爆竹等有直接联系。因此,要以更大力度、在更大范围提倡“无火祭扫”,鼓励和推广网上祭奠、植树祭奠等安全的祭扫方式,有效减少“火”的隐患,让清明更加安全。在“无火祭扫”的政策配套、途径方法等方面,要有更得力、更贴心、更便捷的举措,促使人们对此形成更强烈的认同感,进而广为拥护、积极践行。

  弘扬家国情怀,营造文化清明。清明祭祀,不仅是缅怀先人“为我们幸福生活作出贡献”的感恩行动,更是启示家人“铭记我们从哪里来”的现实举动。清明节作为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既是认祖归宗、传承家风的良好契机,也是宣扬家国情怀、传递感恩情愫的绝佳时间。于此,要站在历史的高度、弘扬家国情怀的角度,借清明节之际,传承优秀传统文化、强调良好家风,进而在社会上营造起更加浓郁的文化氛围。要从清明祭祀中提炼出浓郁的家国情怀,在实际行动中弘扬家国情怀,这也是增强民族凝聚力、建设幸福家庭、提高公民意识的现实之举。

  凝聚各方合力,共建文明清明。清明祭祀,涉及的地方广、群众多,建设文明清明,需要各方主动作为、齐心协力、同向而行。有关部门要扩大文明祭祀的宣传教育,引导群众从思想上破除陈腐观念、正确认识祭祀;出台政策措施,鼓励群众文明祭祀;强化配套设施建设,提高服务水平,方便群众文明祭祀;加大对不文明祭祀的治理力度,对违规祭祀者进行严厉惩戒以形成威慑效应。与此同时,广大群众也要本着从我做起、从点滴做起、从现在做起的原则,自觉践行文明祭祀,共同推动良好风尚的形成。

  故人需要祭祀,陋习更要革除。通过清明祭扫,缅怀先人、寄托哀思,是根植于中国人内心深处的传统习俗,也是清明节的深层意蕴所在。在新时代,更需要各方以时不我待的心态积极行动起来,以身作则、破除陋习,多措并举、弘扬新风。唯此,清明才可能更加文明。(吴倩茹 沈林)


“中华传统文化民生奖学金”启动仪式在京举行

  人民政协网北京4月1日电 3月31日上午,“中华传统文化民生奖学金”启动仪式在京举行。中华传统文化民生奖学金,包括叶嘉莹民生奖学金、沈鹏民生奖学金、楼宇烈民生奖学金,是北京民生中国书法公益基金会分别以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叶嘉莹、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沈鹏、北京大学宗教文化研究院名誉院长楼宇烈三位先生的名字命名设立的,旨在鼓励高校青年学子以三位先生的人生与学术思想为典范,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传承中华人文精神。

image001

“中华传统文化奖学金”启动仪式上,与会嘉宾共同合影留念。

  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沈鹏、沈鹏先生夫人殷秀珍、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楼宇烈、中国民生银行董事长洪崎、北京大学副校长王博、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韩子勇、中国书法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陈洪武、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王晓琳、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涂清云、中国艺术研究院篆刻艺术院院长骆芃芃、《中国书法》杂志主编朱培尔、北京大学哲学系主任仰海峰、北京大学人文学部副主任李四龙、大公报大公网副总编辑史利伟、南开大学文学院院长沈岩、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副所长张静、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刘彦湖、北京师范大学北京文化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沈湘平、北京文化发展研究院研究部主任常书红、中国建筑一局董事长党委书记罗世威、捐资人代表苗玉莉、中国民生银行北京分行行长杨毓、中国民生银行私人银行部总经理孔庆龙、民生中国书法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肖丽、中国民生银行私人银行李静,民生银行总行办公室社会责任管理处处长曹雪森、民生中国书法公益基金会学术主任衣雪峰以及海内外新闻媒体,出席中华传统文化奖学金启动仪式,共同见证了这一教育界、文化界盛事。

  启动仪式由孔庆龙主持。中国民生银行董事长洪崎致欢迎辞,他不仅回顾了中国民生银行多年来做出的巨大的社会公益成就、文化公益成就,也对民生中国书法公益基金会的各项工作,尤其是奖学金项目的启动做出了肯定和展望。中华传统文化民生奖学金,是民生中国书法公益基金会倾力打造的学术公益项目,鼓励、资助为文学、书法、哲学付出努力及创新实践的后辈学人。奖学金项目得到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南开大学、中央美术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北京师范大学、哈佛大学、ubc等机构的大力支持。

image003

主礼嘉宾打开书有“中华传统文化民生奖学金”的长卷,标志着奖学金项目正式启动。

  沈鹏先生、楼宇烈先生、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副所长张静代表叶嘉莹先生也分别致辞,阐述了他们各自对传统文化的理解,以及如何更好地学习和传承中华传统文化,现场给大家呈献了一场生动的文化讲座。北京大学副校长王博、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韩子勇、中国书法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陈洪武、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涂清云、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王晓琳等领导先后致辞,对基金会的善举表示感谢,对广大青年学子寄予厚望。随后本次活动上演核心节目,主要嘉宾走上舞台,缓缓打开书有“中华传统文化民生奖学金”的长卷,标志着奖学金项目正式启动。

image005

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沈鹏致辞

image007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楼宇烈致辞

image009

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副所长张静代表叶嘉莹先生致辞

  民生中国书法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肖丽致答谢辞。她感谢大家参与并支持中华传统文化民生奖学金的工作,并期望基金会多做利益他人的事情,将来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创新做出更多的贡献。

  北京民生中国书法公益基金会成立于2012年,以“凭藉书法,服务人民,助益人生”为使命,以书法为媒,关心长者,慈护儿童,助力青年学子成长。基金会成立至今,先后支持推出“西部助学”“公益敬老”“亲子公益课程”等公益品牌项目。截至2019年3月,北京民生中国书法公益基金会捐助西部在京贫困学子252名,捐赠助学款1008000元人民币;资助西藏甘孜区炉霍县上罗科马学校、民族手工艺技术培训基地生活学习物资共计31379件;开展公益敬老活动58场,服务敬老机构9所,开启民生书法敬老屋5座,组织书法专业志愿者74人,参与志愿服务人数224人次,陪伴近1000位老人参与书法课程及相关活动;开展亲子课程46讲,受益家庭103家,直接受益人数218人。“中华传统文化民生奖学金”的设立,是基金会在中华传统文化研究、教学、传播、践行方面的重大举措。


“乾隆年制”大冰箱首次亮相沈阳故宫 长什么样?

“乾隆年制”大冰箱首次亮相沈阳故宫长什么样?

清乾隆款掐丝珐琅宝相花大冰箱。沈阳故宫供图

“乾隆年制”大冰箱首次亮相沈阳故宫

“这个冰箱不仅是精美壮观的陈设品,而且有很强大的实用价值,它可以防暑降温。”4月1日,沈阳故宫博物馆相关负责人在介绍首次亮相沈阳故宫的清乾隆款掐丝珐琅宝相花大冰箱时表示。

“众里寻它千百度——沈阳故宫‘百姓最喜爱的三件文物评选活动’百件参选国宝展”当天开幕,邀民众现场观摩文物并从中选出最喜爱的3件。沈阳故宫遴选出的这100件文物,包含历史文物、瓷器、珐琅、漆器、雕刻、书画、织绣、宫廷遗物等文物类别,既有清早期历史文化特征鲜明的清开国皇帝御用之物,也有清中晚期帝后服饰和宫廷艺术品,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和艺术价值。

清绿玻璃描金花纹餐具。 韩宏 摄

据介绍,由于展品中有三件体量较大,所以除主展厅銮驾库以外,它们分别在东所介祉宫、敬典阁和北大值房展出。

其中,清乾隆款掐丝珐琅宝相花大冰箱展出地点就在东所介祉宫。沈阳故宫博物馆相关负责人表示,东所是乾隆皇帝东巡时期皇太后居住的行宫,介祉宫是皇太后的寝宫。乾隆皇帝第一次和第二次东巡盛京谒陵时,都奉皇太后同行。这位皇太后就是孝圣宪皇后钮祜禄氏,也是《甄嬛传》中甄嬛的原型。当时,东巡的皇帝每天在此向皇太后问安。把这个大冰箱陈列在介祉宫,正可印证乾隆皇帝“以孝治天下”的执政理念。

现场按照原创的形式陈列。掐丝珐琅冰箱,口大底小呈斗形,上下口均为正方形,上口加盖,盖为两块组成,可拆分。冰箱附方形底座。冰箱木胎、锡里,箱的六面(包括盖面)均为掐丝珐琅,露在表面的五面为蓝地缠枝宝相花纹,箱底部为浅蓝色地满饰云朵纹,有一条黄色五爪蟠龙。中央贴有阳文楷书“乾隆年制”四字二行方框款。

观众观看百件文物。 韩宏 摄

该冰箱器身两圈铜鎏金箍,两边四铜提环,为如意云头形,盖面有两个镂空团寿字纹孔,是散发冷气用的。盛夏时,将冰装入箱内,通过气孔散发冷气,借以降低室内温度。还可以在冰箱内放置食品,防止因天气炎热而腐坏。

据介绍,自3月7日“沈阳故宫‘百姓最喜爱的三件文物’评选活动”正式启动以来,民众纷纷在沈阳故宫官方微信平台上看图投票,可终究没有看到实物。沈阳故宫博物馆馆长李声能说,此次展览展期是2个月,同时还将举办诸多活动让沈阳故宫文物“活”起来、“火”起来。(韩宏)


犹记兴家机杼声(泥土芬芳·手艺人系列③)

 

 

  通过山西走西口到内蒙古的人群当中,有一个携着精湛手艺的群体。与那些单纯讨生活的人不同,他们不仅凭着一技之长很快在那片陌生大地上扎了根,也将技艺传播给辽阔的草原。

  生活在内蒙古准格尔地区的康秉文,祖上从山西保德过来七八代了。作为曾辉煌一时的口袋匠后人,他只知道爷爷之前的家族很贫穷,生计都难维持。一切是从他爷爷这里扭转的。

  他的爷爷康拉柱是八岁那年父亲去世后跟着改嫁的母亲来到康家的,从此姓了康。或许由于家境太不好,康拉柱十三岁那年便跟着乡邻去了“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的固阳地区谋生。

  少年出门的艰辛可想而知,当娘的在家揪着心,一盼就是十几年。康拉柱再出现在娘面前,已经快三十岁了。彼时他完全不是离家时那个稚嫩少年,成了一个成熟男人,只是依然孤身一人。康拉柱并非衣锦还乡,却也不是两手空空。跟着他回来的,有纡子、打纬刀及纺车等全套纺线工具,还有几条羊毛口袋。

  娘才知道,离家十几年,儿子把自己打磨成了一名口袋匠。

  老了许多的娘悲喜交加。她更知道,儿子的成就与辛酸,全在背回的这些行头里。

  固阳的冬天连牲畜都挨不住,也自然生出许多与牛羊毛相关的行当与手艺,比如毡匠,比如口袋匠。离家后的少年康拉柱跟着乡邻寻寻觅觅,历经艰难,投身在一位口袋匠门下。

  那时候,收粮食,存粮食,外出运输,都离不开一条结实宽大的毛织口袋。康拉柱正是看准这一点,以独特的眼光锁定这一行。

  清道光二年夏天,一位叫叶礼的人漫游西北考察民俗风土,写下《甘肃竹枝词》,其中提到“男捻羊毛女耕田”“高声歌唱花儿曲,个个新花美少年”。看来,捻羊毛是那个年代男人们的一项重要工作与技艺。只是不知道固阳的土地上,捻羊毛的美少年们高声唱的是长调民歌,还是漫瀚调?

  康拉柱认准口袋匠这一行,却不是一厢情愿就能成事,要先让师傅感觉手脚灵活嘴甜人憨,吃得了苦受得了委屈,才算过了第一关,被师傅留下来从挑水拾柴打扫喂马开始。这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聪慧的人会瞅准每一次给师兄们打下手的机会,悄悄学得零星门道,为今后打基础。这样熬过几年后,言行举止终于入了师傅的眼,成为徒儿。

  吱吱呀呀的老纺车,堆成小山一样的牛羊毛,刻着时光印痕的老织机,师傅,徒弟,夹杂着吆喝与责斥。康拉柱喜出望外,进入这样的生活。

  最初,康拉柱只能用一些边角料练手。浪费羊毛就是跟银子过不去,师傅不会轻易让徒弟冒险,也不会轻饶出了废品的徒弟。能不能尽早上手,得看个人的聪慧程度。眼里看,手里练,没有实物,哪怕空比划。快出徒的师兄,也是康拉柱这些小徒弟巴结讨好的对象。帮着洗衣、铺床、盛饭,目的只有一个,早日取到真经。

  做口袋自然要先从选牛羊毛开始,据说最好的毛是牦牛腹部的毛,柔软而坚韧。制成的口袋牢固且透气,用其贮存的粮食不会受潮发霉,还可以防止老鼠虫子叮咬。不管牛毛还是羊毛,一条口袋,都要经历三个过程,那就是弹毛、纺线、织布。

  第一道工序弹毛,需要两人进行。每人持一根木棍,将铺在地上的牛羊毛用合适的力度弹打,持续一段时间后将木棍换为牛皮弓线的工具再次弹打,这样毛就变得越来越蓬松。然后,一团一团卷好,待纺。

  摇着老纺车,轻捻毛线,之前一团一团的毛卷,一点点神奇地化身为线。徒弟们眼里,那是仙人一般惊艳的画面。

  之后,一根根线便要布上古老的织机。拧架子、剁刀、滑档子、棕架子、棕板、棕梁、棕棍……之后便是分开经纱,形成面经和底经,任口袋匠手中的纡子灵巧进出,眼花缭乱地穿越。跟着就是剁刀打纬。周而复始之后,由牛羊毛织成的布便展现在眼前。

  一片一片的毛布裁剪之后,缝制为一条一条大大小小的口袋,搭在肩头,驮上马背,装满粮食放在家里,都是生活富足的象征。

  一天一天,一月一月,康拉柱从笨拙到灵巧,全流程拿下这些技艺,成为师弟们眼里无比神奇的口袋匠。

  学成归来的康拉柱环视阔别十几年的家乡长滩,知道他的用武之地到了。曾经的小镇已经发展得繁华热闹,似乎只等他这个口袋匠归来补白。

  选址,选料,招兵买马……康拉柱的口袋坊进行得顺风顺水。

  康拉柱从来来往往的人群里发现了一个姑娘,经过了解之后,他提着礼物走进姑娘家提亲。康拉柱向姑娘的父亲献上漂亮的羊毛口袋,也献出他的规划——他选中的上好牛毛,已经奔他而来;他的纺车,已经在崭新的口袋铺待命;他的织机,也已经迫不及待。更重要的,是他十几年积攒出的一身好手艺,正跃跃欲试要在家乡这片土地上发力。

  康拉柱还说到眼下的长滩小镇,说到未来的大好前景……小伙说得带劲,姑娘和父亲听得用心。或许是觉得小伙子很优秀,或许早已注意过长滩小镇冒出一个显眼的口袋坊。答复是:好!

  羞答答的姑娘,悄悄在门后笑了。

  迎娶,过门。家就有了。

  有了家,人就踏实了。

  康拉柱一门心思扑在事业上,口袋坊也因了家的滋润而一帆风顺。想学口袋手艺的年轻人毕恭毕敬涌进他的作坊,像他当初在固阳找师傅一样。康拉柱一边亲自编织,一边把多年积淀的精深技艺传给有缘人。果然,康家口袋坊第一批口袋出来就不同凡响。他干脆把牧民的羊提前预订下来,把毛与绒分开。用牛羊毛做成的口袋,驮到呼市去销售。羊绒同时被他放在呼市的“大盛魁”店。掌柜诚信,会为他着想,等每年绒价涨起来后,替他出售。牛羊毛与羊绒最终换得银票,再拿到河曲县山西乔家票号兑成银钱。

  康秉文记得,爷爷康拉柱开的口袋坊叫福盛公,当年便是长滩的口袋大坊,整条街大小口袋匠都是康家的徒弟,有几十个。每到饭时,家人及众员工几十号人浩浩荡荡坊内坊外排开,甚是壮观。

  那时候的福盛公内,必是“高声歌唱花儿曲,个个新花美少年”。

  他的岳父,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那时候的交通,往返呼市一趟并非易事。于是康拉柱还在家里辟出店铺,专门经营日用品。有些口袋不能换成银子,便换了生活必需品回来,放在铺子里出售。不仅如此,家里还开了磨房。多管齐下的经营模式在长滩街头也较为独特。十几年的漂泊恍若隔世。当年十三岁饿着肚子被迫出走的少年,凭着吃苦耐劳终于成就了自己的一番事业。了解他的人都把他作为孩子们的榜样,年轻人也以跟着康拉柱学手艺为荣。十里长滩上,也飘满康家味道的羊毛香。

  康拉柱用一双手,织出一个家族兴旺的大蓝图。康秉文从小就生活在前院是商铺、后院是生活区的康家大院内。

  随着时代的发展,羊毛口袋与席子、麻绳一样慢慢被淘汰了,但曾经缔造过一个辉煌老字号的康拉柱,却成为人们心中永久的记忆。

  制图:沈亦伶

  《 人民日报 》( 2019年03月27日 20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