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年人喜欢的方式解读红色DNA

  导演陈力

  采访八一电影制片厂女导演陈力的整个过程,就听着她东北大妞嘎嘣脆的普通话,再加上不少“哎呦喂”和“嗨”的叹词,豪爽、干练、大大咧咧。她执导的《古田军号》是唯一一部荣获“五个一工程”特别奖的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影片,8月1日已上映。面对即将组团上映的商业主旋律电影们,她笑说,《古田军号》是先来暖场的,“之前出品方也曾动过改一个更迎合当下的片名,但我很倔也很霸气地拒绝了,都是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厚礼,从历史上说我们肯定是厚重,古田会议距今已90年。”

  是献礼片中的一个历史深厚的礼物

  记者:作为献礼片的第一部率先上映,作为导演,你有啥感受?

  陈力:我们是来暖场的。其实当时很多人让我改片名,说你这个片子好,吸引青年人,但能不能改个商业性很强的片名啊。哎呀呀,当时很多电话来跟我商量这事,但我在这个分歧上很霸气。我后来表态说,我不能随波逐流,我看重的是古田会议这段历史。如果改名,我就不署名了。

  今年的献礼片基本上是商业模式,但我不担忧,很正常,大家一块儿献礼,但从历史上来说我们是厚重的。今年是古田会议90周年,《古田会议》作为第一部献礼片先冲出来,我们挺自豪的,不会考虑别的。

  记者:如今主旋律电影们都燃、热血,你觉得《古田会议》燃和热血吗?

  陈力:当然啊。不过我们没用特效,所有的场景都是真实的,包括古田会议会址、毛泽东、朱德、陈毅住的房子。影片中用的军号是古田纪念馆的真正文物,是号手原型捐赠的。我们是另一种热血和燃。“古田会议永放光芒”,靠的是精神,燃在心里。

  对红色题材有使命担当感

  记者:为什么会接《古田军号》这部红色电影?

  陈力:那是2011年,我在福建拍《爱在廊桥》时接到的邀约。其实我年轻时就开始拍毛泽东,后来三两年就拍一部,近期更频繁,简直成“专业户”了。我对古田会议这段历史深有感触,它很重要。当时一激动我就答应了。1929年12月28日,红军第四军第九次党代表大会在福建省上杭县古田村召开,史称“古田会议”。这是我党我军历史上一次极为重要的会议,也是人民军队建设发展史上一个极为重要的里程碑。

  后来冷静下来我发现其实它很难拍。不过现在一点也不后悔。当时我好多朋友说:就一会议,你怎么拍啊?而且之前也有人拍过,大多不声不响的。

  其实它的难度不光在会议上,“朱毛”之间的关系如何把握实在太难,前面很多电视剧都回避过去了。我觉得,回避的话不能说明为啥要开古田会议。而且大家都盯着古田会议本身,而我着重于为什么要召开古田会议,真实再现那段历史,比如用了不少篇幅来写整兵,写朱德对旧军阀“走州过府大吃大喝”恶习的雷霆之怒,写整兵时“朱毛”的分歧。戏里有争吵,但大家的目的和信仰是共同的,表现得有分寸。

  记者:为这部电影去了多少次闽西?

  陈力:虽然2011年至今的这段时间我也拍了《周恩来的四个昼夜》《血战湘江》等电影,但《古田军号》一直没落下。只要有空,我就去闽西,几乎走遍了闽西大地。

  其实我也拍过艺术片,但我一直觉得我拍艺术片是为红色题材做准备。怎么这么说呢?因为红色题材作品真的特别难,首先,你要翻阅大量资料,不少资料的表达有时候还不一样,那就要翻更多资料。其次,你还得下生活,不是去纪念馆听讲解员说说,不是开座谈会,是真的要住到老百姓家里,因为他们家都会有一些世代相传的故事和佳话。比如我们就遇到过一个司机,他爷爷的5个兄弟都牺牲了。真的,那边烈士家庭特别多,是真正的红色土壤,你要是对这块很感兴趣,他们就会滔滔不绝地跟你说,特别难得。

  说句心里话,进入这片“红色土地”后人的价值观就会越来越往红色上靠。如果说我之前是本能地对红色题材有使命感和担当感,但当我走得更近了,我就觉得我也是他们的一员,他们的先辈也是我的长辈。就是这种感觉,我把这部电影做好了,才能对得起他们。

  拍给青年人看的电影,不能光说大道理

  记者:电影是拍给年轻人看的,如何向年轻人解读红色DNA?

  陈力:拍《古田会议》就是想让今天的青年人认识那个年代的青年领袖和偶像。拍摄时我们就感慨,用现在的话来说,这拍的就是“中国红色天团”啊。后来路演,有95后观众用了“锁定‘朱毛’这组CP”这种表述。哎,我觉得也很好啊,他们用今天的语言来表达对那一代伟人热爱的方式。

  拍摄期间有朋友来探班也说,你们这是真正的偶像剧啊。我一想,对啊,确实是偶像剧,毛主席、朱德他们都是一代偶像。你想啊,他们的家庭生活背景都挺好,如果他们自私的话,就不会去奋斗去打拼。那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们有坚定的信仰和信念。今天青年人的生活是怎么来的?就是因为他们。这对现代青年人有一定启示作用,大家生活得都挺好, 但你必须有信仰。不过,我也很清楚,电影是拍给青年人看的,表达方式特别重要!

  与现在的青年人沟通,你不能直接说大道理,他们不喜欢说教的教育方式,你要尊重他们。所以我们用真实的手法来讲故事, 《古田军号》以当年小号手20多岁的孙子来讲述爷爷当年的经历,从当代的场景切入,加上平实的角度,容易与当代人产生共同语境,也容易进入观众心里。通过小号手把为什么召开古田会议,以及红四军在闽西待的9个月里都做了哪些事,比如换新军装、造纸、办学校等都有所体现。在电影首尾都出现了舞龙场景,是用今天和昨天对望的形式,使今天的幸福生活和昨天的峥嵘岁月形成对比,让观众油然而生珍惜感。

  哪怕在影厅里的一瞬间他们受到了启发,但出了影厅又忘了也没关系,毕竟在他心里留下了一块痕迹。在目前的电影市场环境下,能做到留下一块痕迹,就已经很好了。也许在他未来的人生中,这块痕迹会越来越放大呢。

  记者:在迎合年轻观众方面,有想过找流量明星吗?客串也行啊。

  陈力:饰演朱德的王志飞,饰演毛泽东的王仁君都演得特别好。年轻观众也特别喜欢影片中刘智扬饰演的陈毅。张一山此次饰演了军人气质十足的林彪。饰演刘安恭的胡兵,把一个特别容易脸谱化的人物演得很动人。

  关于流量明星吧,我从没想过。当时选演员时,副导演确实也琢磨过流量演员。我就说流量是怎么算出来的?我表示存疑。我想的就是,打铁还需自身硬,谁能完成角色谁就来,也不搞客串,突出刻画好这几个人就行。

  我当时也跟演员们撂下话了:这是红色题材,肯定没什么票房。(记者:啊,你拍之前就做好票房一般的心理准备了啊?)对啊。我拍这么多年电影,这点能不知道吗?我们不是资本运作。我说得很清楚,如果觉得角色合适,喜欢这段历史,你们就来。

  后来我们演员无条件去老区、部队和城市路演,一分钱报酬也没有。电影拍完后他们都说自己成长了,我很感动。

  记者:那你这是图啥呀?

  陈力:什么也不图啊!就为了让今天的青年人知道这段历史。路演中很多00后都激动地哭了,表示我是中国人我骄傲。

  记者:做为女性导演,拍红色题材片有什么困难吗?

  陈力:我倒没想过我是男的还是女的,哈哈哈,而且好多人也没把我当女的。我是山东人,性格很倔。话说回来,男女导演的视角可能有一些区别吧,但我的性格偏男性一些。

  记者:这次路演有南京站,是第一次来南京吗?

  陈力:不是。南京也算是我的福地呢。我早些年给南京拍过电影《早春一吻》,当时拿过不少奖。还在南京为中央电视台拍过短片,跟南京的感情还是不一般的。(记者 孔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