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星开讲|陈道明将做客人民网分享“我的演员之路”

点击进入“文艺星青年”>>

新学期,新气象

青年君也为大家带来全新栏目

《文艺星开讲》

即日起

青年君将不定期邀请文化大家

分享他们的从艺经历

 

在本期节目中

我们邀请了一位重磅来宾

他是《末代皇帝》里的青年溥仪

他是《围城》里的方鸿渐

他是《康熙王朝》里的玄烨

他是《中国式离婚》里的宋建平

他是《唐山大地震》里的王德清

他是《归来》里的陆焉识

没错

《文艺星开讲》本期的嘉宾正是

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国家一级演员

陈道明

9月10日(周二)

陈道明将做客人民网

“我的演员之路”为主题

分享自己的演艺经历及人生感悟

 

嘉宾简介

陈道明,1955年4月生于天津。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国家一级演员。

1971年,陈道明进入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学习舞台剧表演;1978年进入中央戏剧学院研习表演理论;1982年,陈道明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分配到中央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工作。1984年,29岁的陈道明在电视剧《末代皇帝》中主演青年溥仪而一举成名,并获得第7届《大众电视》金鹰奖最佳男演员奖和第9届全国电视剧飞天奖优秀男主角奖。

代表作有电视剧《围城》《康熙王朝》《中国式离婚》《卧薪尝胆》以及电影《我的1919》《唐山大地震》《归来》等。


用青年人喜欢的方式解读红色DNA

  导演陈力

  采访八一电影制片厂女导演陈力的整个过程,就听着她东北大妞嘎嘣脆的普通话,再加上不少“哎呦喂”和“嗨”的叹词,豪爽、干练、大大咧咧。她执导的《古田军号》是唯一一部荣获“五个一工程”特别奖的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影片,8月1日已上映。面对即将组团上映的商业主旋律电影们,她笑说,《古田军号》是先来暖场的,“之前出品方也曾动过改一个更迎合当下的片名,但我很倔也很霸气地拒绝了,都是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厚礼,从历史上说我们肯定是厚重,古田会议距今已90年。”

  是献礼片中的一个历史深厚的礼物

  记者:作为献礼片的第一部率先上映,作为导演,你有啥感受?

  陈力:我们是来暖场的。其实当时很多人让我改片名,说你这个片子好,吸引青年人,但能不能改个商业性很强的片名啊。哎呀呀,当时很多电话来跟我商量这事,但我在这个分歧上很霸气。我后来表态说,我不能随波逐流,我看重的是古田会议这段历史。如果改名,我就不署名了。

  今年的献礼片基本上是商业模式,但我不担忧,很正常,大家一块儿献礼,但从历史上来说我们是厚重的。今年是古田会议90周年,《古田会议》作为第一部献礼片先冲出来,我们挺自豪的,不会考虑别的。

  记者:如今主旋律电影们都燃、热血,你觉得《古田会议》燃和热血吗?

  陈力:当然啊。不过我们没用特效,所有的场景都是真实的,包括古田会议会址、毛泽东、朱德、陈毅住的房子。影片中用的军号是古田纪念馆的真正文物,是号手原型捐赠的。我们是另一种热血和燃。“古田会议永放光芒”,靠的是精神,燃在心里。

  对红色题材有使命担当感

  记者:为什么会接《古田军号》这部红色电影?

  陈力:那是2011年,我在福建拍《爱在廊桥》时接到的邀约。其实我年轻时就开始拍毛泽东,后来三两年就拍一部,近期更频繁,简直成“专业户”了。我对古田会议这段历史深有感触,它很重要。当时一激动我就答应了。1929年12月28日,红军第四军第九次党代表大会在福建省上杭县古田村召开,史称“古田会议”。这是我党我军历史上一次极为重要的会议,也是人民军队建设发展史上一个极为重要的里程碑。

  后来冷静下来我发现其实它很难拍。不过现在一点也不后悔。当时我好多朋友说:就一会议,你怎么拍啊?而且之前也有人拍过,大多不声不响的。

  其实它的难度不光在会议上,“朱毛”之间的关系如何把握实在太难,前面很多电视剧都回避过去了。我觉得,回避的话不能说明为啥要开古田会议。而且大家都盯着古田会议本身,而我着重于为什么要召开古田会议,真实再现那段历史,比如用了不少篇幅来写整兵,写朱德对旧军阀“走州过府大吃大喝”恶习的雷霆之怒,写整兵时“朱毛”的分歧。戏里有争吵,但大家的目的和信仰是共同的,表现得有分寸。

  记者:为这部电影去了多少次闽西?

  陈力:虽然2011年至今的这段时间我也拍了《周恩来的四个昼夜》《血战湘江》等电影,但《古田军号》一直没落下。只要有空,我就去闽西,几乎走遍了闽西大地。

  其实我也拍过艺术片,但我一直觉得我拍艺术片是为红色题材做准备。怎么这么说呢?因为红色题材作品真的特别难,首先,你要翻阅大量资料,不少资料的表达有时候还不一样,那就要翻更多资料。其次,你还得下生活,不是去纪念馆听讲解员说说,不是开座谈会,是真的要住到老百姓家里,因为他们家都会有一些世代相传的故事和佳话。比如我们就遇到过一个司机,他爷爷的5个兄弟都牺牲了。真的,那边烈士家庭特别多,是真正的红色土壤,你要是对这块很感兴趣,他们就会滔滔不绝地跟你说,特别难得。

  说句心里话,进入这片“红色土地”后人的价值观就会越来越往红色上靠。如果说我之前是本能地对红色题材有使命感和担当感,但当我走得更近了,我就觉得我也是他们的一员,他们的先辈也是我的长辈。就是这种感觉,我把这部电影做好了,才能对得起他们。

  拍给青年人看的电影,不能光说大道理

  记者:电影是拍给年轻人看的,如何向年轻人解读红色DNA?

  陈力:拍《古田会议》就是想让今天的青年人认识那个年代的青年领袖和偶像。拍摄时我们就感慨,用现在的话来说,这拍的就是“中国红色天团”啊。后来路演,有95后观众用了“锁定‘朱毛’这组CP”这种表述。哎,我觉得也很好啊,他们用今天的语言来表达对那一代伟人热爱的方式。

  拍摄期间有朋友来探班也说,你们这是真正的偶像剧啊。我一想,对啊,确实是偶像剧,毛主席、朱德他们都是一代偶像。你想啊,他们的家庭生活背景都挺好,如果他们自私的话,就不会去奋斗去打拼。那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们有坚定的信仰和信念。今天青年人的生活是怎么来的?就是因为他们。这对现代青年人有一定启示作用,大家生活得都挺好, 但你必须有信仰。不过,我也很清楚,电影是拍给青年人看的,表达方式特别重要!

  与现在的青年人沟通,你不能直接说大道理,他们不喜欢说教的教育方式,你要尊重他们。所以我们用真实的手法来讲故事, 《古田军号》以当年小号手20多岁的孙子来讲述爷爷当年的经历,从当代的场景切入,加上平实的角度,容易与当代人产生共同语境,也容易进入观众心里。通过小号手把为什么召开古田会议,以及红四军在闽西待的9个月里都做了哪些事,比如换新军装、造纸、办学校等都有所体现。在电影首尾都出现了舞龙场景,是用今天和昨天对望的形式,使今天的幸福生活和昨天的峥嵘岁月形成对比,让观众油然而生珍惜感。

  哪怕在影厅里的一瞬间他们受到了启发,但出了影厅又忘了也没关系,毕竟在他心里留下了一块痕迹。在目前的电影市场环境下,能做到留下一块痕迹,就已经很好了。也许在他未来的人生中,这块痕迹会越来越放大呢。

  记者:在迎合年轻观众方面,有想过找流量明星吗?客串也行啊。

  陈力:饰演朱德的王志飞,饰演毛泽东的王仁君都演得特别好。年轻观众也特别喜欢影片中刘智扬饰演的陈毅。张一山此次饰演了军人气质十足的林彪。饰演刘安恭的胡兵,把一个特别容易脸谱化的人物演得很动人。

  关于流量明星吧,我从没想过。当时选演员时,副导演确实也琢磨过流量演员。我就说流量是怎么算出来的?我表示存疑。我想的就是,打铁还需自身硬,谁能完成角色谁就来,也不搞客串,突出刻画好这几个人就行。

  我当时也跟演员们撂下话了:这是红色题材,肯定没什么票房。(记者:啊,你拍之前就做好票房一般的心理准备了啊?)对啊。我拍这么多年电影,这点能不知道吗?我们不是资本运作。我说得很清楚,如果觉得角色合适,喜欢这段历史,你们就来。

  后来我们演员无条件去老区、部队和城市路演,一分钱报酬也没有。电影拍完后他们都说自己成长了,我很感动。

  记者:那你这是图啥呀?

  陈力:什么也不图啊!就为了让今天的青年人知道这段历史。路演中很多00后都激动地哭了,表示我是中国人我骄傲。

  记者:做为女性导演,拍红色题材片有什么困难吗?

  陈力:我倒没想过我是男的还是女的,哈哈哈,而且好多人也没把我当女的。我是山东人,性格很倔。话说回来,男女导演的视角可能有一些区别吧,但我的性格偏男性一些。

  记者:这次路演有南京站,是第一次来南京吗?

  陈力:不是。南京也算是我的福地呢。我早些年给南京拍过电影《早春一吻》,当时拿过不少奖。还在南京为中央电视台拍过短片,跟南京的感情还是不一般的。(记者 孔小平)


第35届青春诗会在“可爱的中国”摇篮江西横峰举办

人民网横峰9月4日电 (记者张珊珊)日前,第35届“可爱的中国”摇篮—横峰·青春诗会在江西省横峰县举办,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吉狄马加,《诗刊》主编李少君,著名诗人舒婷等嘉宾出席活动。

本届“青春诗会”经过半年多征稿,得到广大青年诗人积极响应,共收到参评稿件892份。经过资格审查,有744份稿件符合条件。经初评,产生80人候选名单;二次筛选产生第二轮名单;最后,由终评委汤养宗、胡弦、陈先发、阎安、刘笑伟、杨庆祥、傅菲经投票选出最终名单,确定参加《诗刊》社本届“青春诗会”的15位青年诗人,他们是飞白、贾浅浅、敬丹樱、孔令剑、林珊、马泽平、纳兰、年微漾、漆宇勤、黍不语、童作焉、王子瓜、吴素贞、徐晓、周卫民(排名不分先后)。

(与会诗人合影 刘军照摄)

据了解,“青春诗会”是中国深具影响力的诗歌品牌活动,自1980年创办至今已成功举办34届,推出了诸如顾城、舒婷、西川等众多优秀青年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已推出“第35届青春诗会诗丛”,为每位参会青年诗人出版一本诗集。本届“青春诗会”邀请吉狄马加、李少君、王冰、舒婷、陈仲义、陈先发、刘笑伟、汤养宗、胡弦、杨庆祥、傅菲、曹宇翔、田禾等多位著名诗人、评论家、《诗刊》编辑,对与会青年诗人的诗歌稿件进行分组交流和改稿,其中的代表作品专辑将刊发在《诗刊》12月号上。

横峰是方志敏精神的孕育之地,也是“可爱的中国”摇篮,这片土地既具有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也具有革命文化传统,对于参加这次诗会的诗人来说,这是一次寻根之旅、回望之旅。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吉狄马加对与会青年诗人说:“方志敏《可爱的中国》以及其清贫精神已成为文学史上的经典文本,为我们这些诗人树立了光辉的榜样。希望本届诗人在横峰期间看到该县在经济发展、生态保护、改善民生等方面取得的骄人成绩,回望历史、继承传统,更希望能从大家的作品中看到横峰人民的创造力,呈现出向往新生活的精神风貌。”

本次青春诗会设置文艺表演、主题采风、荷花诗歌朗诵会、诗歌讲座、作品改稿会等多个环节。短短几天时间中,诗人们徜徉在横峰的秀美乡村里、沉浸在上饶的红色基因里、陶醉于诗会的文学氛围里,众多著名诗人对诗歌的见解与剖析,深深影响着每一个参会的青年诗人。参会诗人、复旦大学2019级博士生童作焉表示,诗人偶尔会站在时光之流的岸边,作为旁观者去审视和叩问这个时代。而“随意”对于诗人是一个更难的状态,诗人要如鱼饮水,混迹人群,只有进入生活、贴近群众,我们才能体察到时代的细微之处,获得最好的写作养分。


故宫举办“中国古代花木题材文物特展”献礼新中国70华诞

人民网北京9月3日电 “万紫千红——中国古代花木题材文物特展”于9月3日至10月31日在故宫博物院午门展厅展出。展览主题选择以花木欣欣向荣的灿烂、硕果成熟累累的盛景,向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献礼。

展览共设西雁翅楼、午门正楼及东雁翅楼三个展厅,对应分为三个单元。第一单元“四时写生”展出精工写实风格的花木画作品,主要是宫廷画家和职业画家所绘制。第二单元“清雅逸趣”展出文人所推崇的墨笔淡设色,以及纯水墨的花木画,主要是文人画家的作品,但部分受文人趣味影响的非文人画家的作品亦包括在内。第三单元“寓情寄意”展示花木被赋予的情感和吉祥寓意,所展出的不局限于花木题材的绘画,而是与花木文化有关联的文物,着重突出花木与人的关系。展览共展出文物307件,除向天津博物馆借展1件外,其余均为故宫博物院的藏品。

此次展览比较系统展示了中国古代花木题材艺术之美及文化意涵,是国内外第一个以花木题材文物为主题的大型综合展。展览首先在现代学术语境下突出了花木的概念,相对花卉而言,中国古代更多使用花木的概念,花木能更全面、整体地反映中国古代对植物的认识和理念。展览以绘画为主,同时也包括瓷器、漆器、织绣、屏风及图书等多个种类。展览首次系统展示了花木画及相关艺术的演变历程。

据故宫博物院书画部研究馆员王中旭介绍,展览中很多文物都是首次亮相,展出文物珍贵,宋元时代书画作品数量多,其中不乏像南宋马麟《层叠冰绡图》轴、北宋传赵昌《蛱蝶图》卷、宋人佚名《百花图》卷这样的珍品,另外南宋宫廷画家马远、马麟、林椿、朱绍宗等的花木小品及花木题材的装饰的器物也是本次展览的一大亮点

本次展览出版有图录,分上、下册,收录本次展览的全部展品,以及部分因为文物保护的“休眠期”,展线空间等原因未能展出的文物,可以说是展览的扩充版。图录印制精美,颜色还原度高,注重放大局部和细节,并收录有关于中国古代花木画研究的专业论文。

据介绍,本次展览不单独售票,凭故宫博物院门票可免费参观。除法定节假日外,每周一闭馆。

与故宫博物院的“万紫千红一一中国古代花木题材文物特展”遥相呼应,沈阳故宫也同时举办同一主题展览,可谓京沈两地万花竞放。


大巴山深处有这样一群“守艺人”

  城关班社内陈列的戏曲服饰、道具和演出剧照 于 帆 摄

  女儿邹茜(左)陪伴母亲吴荣华录制唱片

  

  说到汉调二黄和平利弦子腔,过去在陕西省特别是安康市各县几乎人人知晓,然而,随着时代发展,大众娱乐方式和审美趣味在变化,戏曲市场萎缩,两个戏种都走在了消亡的边缘。记者日前走进陕西省安康市平利县,走访了当地还在演唱汉调二黄、平利弦子腔的老艺人,听他们回忆过去的荣光,讲述现在的坚守。

  为人民唱戏

  汉调二黄(又被称为“汉剧”)是陕西第二大剧种,流传于汉水流域,与国粹京剧有着不可忽视的渊源,是历史悠久、流传广泛的地方剧种,至今已有300余年历史,2006年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汉调二黄在陕西安康地区长期的流传和积淀过程中,产生过众多班社,经典剧目和名角层出不穷,有着很深的群众基础。

  今年80岁高龄的邹成仁、吴荣华夫妇是原平利县城关专业汉剧团的成员,邹成仁任团长,吴荣华是团里的主要演员。回忆当初剧团30人下乡演出的经历,两位老人感慨万千。“那时候条件很艰苦,我们用扁担挑着戏服、日常生活用品去唱戏,一走就是20里。晚上住在简陋的棚舍,有时候睡在用树枝搭建的简易床板上。寒冬酷暑、翻山越岭,我们没有抱怨过,反而很有热情,愿意为人民唱戏,因为老百姓太热情了。”邹成仁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那时候,剧团经常下乡演出,颇受欢迎。1959年,《陕西日报》以《一支活跃在大巴山中的扁担剧团》为题,报道了汉剧团的事迹,“扁担剧团”由此得名。1958年至1959年,剧团行程1340余公里,深入陕川14县偏远地区演出150多场。

  “过去人们的文化娱乐生活匮乏,戏曲是他们最喜爱的艺术形式。”吴荣华回忆起剧团在山区演出,至今依然觉得虽辛苦却不乏浪漫。“到了晚上,你会看见漫山遍野的火把星星点点涌到戏台这边来,等演出结束人们回去,还会看见这些点燃的火把再次照亮山野。”观众对戏曲的喜爱让吴荣华始终把唱戏当作一种信仰,是他们这一代人、这个剧团存在的价值。

  6岁开始听人唱戏、6岁半就开始自己坐在门边哼唱汉调二黄板式唱腔的邹益礼,如今85岁高龄了,他也曾是“扁担剧团”的戏曲演员。在他看来,学习戏曲源于自身的爱好,是一种自然而然的选择。“如今很难找到真正喜爱戏曲的年轻人了。”邹益礼十分感慨当下戏曲面临的市场状况,因为年事已高,他很少再演唱汉调二黄了,然而他始终记得一些经典唱段,完全不用人提醒,就能完整地唱下来。

  为热爱坚持

  平利弦子腔,又名弦子戏,由平利县女娲山区民间皮影小戏发展演变而来,至今已有200余年的历史,被戏剧专家誉为“戏曲百花园中的一朵鲜艳的山花”,2011年入选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平利弦子腔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吴成全自幼喜爱弦子腔,17岁师从平利弦子腔艺人李健德,后随师父走街串巷,遇红白喜事就会唱上几场。22岁时,吴成全为了生计不得不暂时放下弦子腔表演,外出务工;2002年,他回到家乡,重新整理戏本,组织成立平利弦子腔李家班牛王班社。

  “班社有七八个人,不仅在农村演出,还会在城市、社区演出。”接受采访时,吴成全正准备着下一场在平利县的弦子腔演出,他告诉记者,一场演出的劳务费大概在1500元左右,除却伙食、路费,七八个人能平摊的劳务并不多。

  “弦子腔演唱不是为了营生,是希望能有更多人喜欢听、愿意听。”这些年来,吴成全除了延续弦子腔传统曲目,还在不断尝试创新,寻找新的传播方式,让弦子腔被更多的人喜爱。2018年,吴成全成为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他创办的平利弦子腔李家班牛王班社也从一个草根班社变成了传承和发扬平利弦子腔的传习所。尽管凭借自己对弦子腔的热爱努力传承着这一古老戏曲,但是仅仅依靠口口相传的传承模式,加上几乎没有愿意学戏的年轻人,57岁的吴成全感到传承的乏力。不久前,他因轻微中风,腿脚行动不便,更是对平利弦子腔的传承发展忧心忡忡。

  曾在“扁担剧团”出演花脸角色的汉调二黄市级传承人王和林,今年71岁,依然活跃在平利县城关班社。城关班社是2012年在平利县文化主管部门的大力支持下,由原平利县城关专业汉剧团的退休骨干力量成立的一个免费对外开放、带徒授艺的活动中心。“现在班社最年轻的演员40多岁,其他的演员基本上都在60岁左右。几乎没有年轻人来学戏,随着班社老艺人离开,汉调二黄的一些老戏,也许就消失了……”王和林不无遗憾地说,目前他能完全记住的经典剧目大概有十几部,“差不多要忘光了”。王和林很希望多些热爱戏曲的年轻人来到班社。

  传承发展要继续

  平利县文旅局局长袁守波直言:“上世纪80年代中期,受市场经济发展大环境影响,弦子腔和汉调二黄发展受到冲击,一度跌入低谷。如今在切实保护古老剧种的工作上,遇到的最大困难还是人才匮乏。”

  平利县文化馆馆长陈尚忠告诉记者,政府相关部门对于汉调二黄和平利弦子腔的保护传承发展非常重视,每年会有专项资金用于扶持平利弦子腔传习所和城关班社,还会安排走乡串户的相关演出近百场。“然而,随着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文化娱乐方式越来越多样,村里的年轻人多选择外出务工,真正愿意学戏的人很难找到。一旦老艺人相继离开,这些戏曲精华也就随之而去了。”陈尚忠说。

  为了把老艺人头脑中的精彩唱段保存下来,中国交响乐团歌唱家陈俊华筹措资金并组织团队为平利县的“守艺人”现场录制音乐唱片,以数字化方式存留一份珍贵的戏曲资料。在平利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此次录制非常成功。

  录制的3天时间里,老艺人们非常敬业,精神饱满地一遍遍演唱汉调二黄和平利弦子腔经典唱段。记者看到,吴荣华的女儿邹茜守在老人身旁,以专业的唱腔不断提醒忘记唱词的老人。采访中,邹茜告诉记者,自己也曾是“扁担剧团”的汉调二黄演唱者,剧团解散后转行了,但她没有放下汉调二黄,依然能唱出专业水准。

  尽管汉调二黄和平利弦子腔的传承发展依然面临很多现实问题,但平利县这些老艺人身上闪烁着的“爱戏如命”的真诚和热情,让这古老剧种能够唱到今天。离开时,在城关班社,记者注意到一名叫邹骞的平利县文化馆工作人员,34岁的他在班社学戏已经9年了,偶有机会也会跟随老艺人上台演出。“我自己很喜欢汉调二黄和弦子腔,希望能坚持学下去。”邹骞对记者说。原来,并不是没有年轻人对戏曲感兴趣。(记者 于 帆)


113国美术家共绘文明交流多彩画卷

  天涯共此时(中国画)王二平(中国)

  伟大的丝绸之路(油画)娜伊拉·阿玛多娃(阿塞拜疆)

  手中的未来(油画)瓦斯科·塔什科夫斯基(北马其顿)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画)李宏钧(中国)

  太平盛世(中国画)沈鹏(中国)

  共享色彩·之一(丙烯画)乔治·佩鲁卡其(厄瓜多尔)

  多彩世界之生生不息(版画)胡洪波(中国)

  同舟共济,荣辱与共(中国画)廖勤(中国)

  霞映特里尔——马克思故乡(中国画)萧瀚(中国)

  丝绸之路(油画)维亚切斯拉夫·柳科(哈萨克斯坦)

  世界和谐(综合材料)娜塔莉·梅尔(法国)

  【艺境观象】

  透过展厅入口的层层纱幔,色彩与光影交织出的数字“8”极富象征意义。8月30日上午,一场全球113国美术家共同绘就的文明交流多彩画卷徐徐展开,“第八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在中外嘉宾500余人的见证下盛大开幕,隆重登陆中国美术馆,可谓是拉开了今年国庆美术献礼的宏大序幕。本届北京双年展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北京市人民政府和中国美术家协会共同主办,以“多彩世界与共同命运”为主题,展览将持续至9月20日。

  一.世界绘画与雕塑的“中国支点”

  在世界级的国际双年展中,北京双年展自2003年诞生以来,一直以绘画和雕塑的当代性延伸为办展特征而保持着独立的姿态,在促进一些国际性美术问题的共同解决方面已初见成效,这是中国美术对世界的贡献。世界范围内架上绘画的复兴,可以使当代美术创作自觉进入理性与平和的发展轨道,而不再仅仅以前卫艺术所标榜的变异和荒诞为荣,从而实现传统绘画与雕塑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参展的瑞典艺术家曾说:“中国为世界艺术建立了一个支点,由于北京双年展的介入,使倾斜于美国的全球当代艺术渐渐趋于平衡。”

  二.以原创学术主题引发国际共鸣

  从首届的45个国家逐渐发展到本届的113个国家,参展国数量的增加,不单纯是一个数字的提升,它更实实在在地体现了中国美术的国际号召力日渐强大。

  主题是我们主办展览的一面旗帜。在策划过程中,北京双年展注重以全球的关联性来引发国际共鸣。从“创新、当代性和地域性”“当代艺术的人文关怀”“色彩与奥林匹克”“生态与家园”“未来与现象”“记忆与梦想”“丝路与世界文明”,一直到第八届的“多彩世界与共同命运”,各届展览彰显了一以贯之的艺术担当,最近的两届更是注重和中国的国策相呼应,为人类的共同发展发出艺术的呼吁。这些原创主题得到了全世界艺术家的响应,已成为阐发中国文化主张的很好载体。

  三.艺术家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感悟

  客观地说,本届的主题宏大,创作难度高于往届。为助力中外艺术家的创作,我们在创作素材图文参考的整理耙梳上,做了很多工作。而艺术家们在没有任何奖金和奖励刺激的前提下,花费大量精力进行主题创作,有的春节都闭门谢客加班加点赶进度;有的连续数月吃住都在画室;有的因创作时太忘我,以致从高高的脚手架上跌落下来……这期间发生了许多让我们组织者感动、甚至揪心的故事。今天呈现在观众面前的作品,是艺术家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体悟与思考,这需要对国家发展与全球治理的深刻理解,着力表现当今世界追求和平发展、共享繁荣的伟大进程。

  在古代,圣经故事的“诺亚方舟”与中国成语的“同舟共济”都蕴含着人类命运休戚与共、共度危难的寓意。廖勤的大型主题作品《风雨同舟,荣辱与共》四易其稿,120个日夜反复打磨,一点点、一幅幅找感觉。为此,作者和美协的策划工作团队都费了很多心血。作品画面主体刻画了一艘承载人类共同愿望的命运之船,来自五大洲的“水手”正团结一致、奋力划桨,为抵达理想的彼岸而拼搏。船桨掀起阵阵浪涛,耳边仿佛能听到嘹亮的号子。画面下方展现了一群工人在忙着修桥铺路,那是中国在与世界“接轨”。具有中国特色的高铁从远处驶来,满载期盼和希望。人工智能、航空航天、深海探寻等人类在天地间的最新科技成就分别体现。画面中还展现了人与动物的和谐交融,使得整幅作品的层次感和动感更加充盈。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其核心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李宏钧的大幅作品直接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题,画面运用笔墨构成的形式表现中国画的气韵和线性之美,借助传统壁画的经验,呈现出作品的宏大气势。画家通过人类发展的起源、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科技发展的现状等内容来诠释创作主题,展现世界各国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幸福画面,绘制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宏伟蓝图——携手共建和平、安宁、繁荣、开放、美好的世界。

  马克思的共同体思想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2018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中国雕塑家吴为山创作的马克思铜像赠送伟人故乡,坐落于市中心广场供人瞻仰。海归画家萧瀚在实地充分考察和写生后,创作了《霞映特里尔——马克思故乡》。画面重点是耸立于霞光映照中的马克思铜像,飞翔的和平鸽代表人类共同的心声。作品在背景的处理上把较近的城市建筑推远虚化,以广阔的空间表达马克思思想的无限力量和深远意义,左后方特里尔古城堡的厚重和沧桑,隐喻马克思哲学思想在全世界传播的时光承载。

  多彩世界由不同国家和文明构成,尤其是当下的人类文明,于是陶宏的《天眼》选用了1650个世界各国的文化和商业标志,用油画的方式拼绘成宇宙中的一只“眼睛”——俯瞰感知地球这个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多彩世界。胡洪波的《多彩世界之生生不息》精选人类文明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为元素,以超越年龄、性别、民族、身份的当今人类的各种笑脸,结合世界地图的轮廓构成画面,各国人民亲如一家的情景,以及他们对和平美好生活的向往跃然而出。

  四.丝路上灿然开出多元的花朵

  从中外作品中可以看到,无论在陆地上还是在海洋上,原本为了便捷贸易往来而撒下的“种子”不断生长,开放着缤纷多元的文明之花。我们惊喜地发现:每一种文化都贡献了自己的特色,与此同时又吸收了其他文化的优长。

  阿塞拜疆画家娜伊拉·阿玛多娃的《伟大的丝绸之路》反映了古代东方的繁荣景象,古老的丝路如行走在戈壁大漠上的驼队迸发出顽强的生命力。希腊画家弗洛朗蒂亚·奥依科诺米杜的《编织未来之路》结合传统和现代技法,选取整合东西方服饰、建筑甚至是“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各种元素,着重体现“人类到哪里去”这个关乎共同发展之路的大命题。

  法国画家娜塔莉·梅尔的《世界和谐》可谓是热爱东方艺术形式并自然幻化为自身创作技法的典型。空间感的焦点透视、主观化的散点透视和极富中国传统味道的装饰绘画语言完美结合。其创作灵感源于在中国写生期间所观察到的日落景象。水中莹光的玫红色与花毯相结合,为整个画面添上了缤纷的光彩。

  中国艺术家更多描绘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路径——“一带一路”。黄永滨的《这一近,那长远》以积色融合泼彩,用印象派元素和构成风格相结合,以全球性的经济体系为创作思路,体现“一带一路”对现代经济的融合以及互联互通起到的重要作用。孙向阳的《对话》将传统中国画和西方现代绘画的元素进行同框表现,叙说丝绸之路上曾经和正在发生的“惊艳”瞬间,形成一种特殊的视觉空间。

  五.对人类共同面临问题的人文关怀

  如果说艺术的情景是人类各种生活处境的再呈现,那么心灵的沟通正是认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必要条件。人是文明交流互鉴最好的载体。平凡却不失生动的普通人的生活最能激发起普世的情感共鸣。

  也门画家拉德凡·阿尔默罕梅迪的《边缘》通过精心描绘一个身处险境、有着哀楚大眼睛的小女孩表现战争威胁。女孩身后是一片无法到达的美丽土地,前方则是无法跨越的深渊。她的瓶子里只有一些水,她身处战地边缘。她还在等待,她能活下来吗?会有人来救她吗?从她的眼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对和平、安稳的渴望,每一个观者的心都会被紧紧揪住。

  菲律宾画家泰奥迪·博伊利·R.佩雷斯的《生活的对比》,反映人类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的现象和困境。画中高楼大厦五彩缤纷的景色占据了天际线,与水边贫民窟里的一排排“吊脚楼”形成鲜明的对比,“引导”观者进入画面情境的祖孙两代画中人的生动背影,让人过目难忘。

  一些生态导向的批判性主题,并未放弃审美价值,如埃及画家穆罕默德·哈立德·穆罕默德·奥姆兰的《看不见的人》。画面以动植物等自然界生物为元素,交错叠置,画中长颈鹿、海龟、猴子、乌鸦、鱼类以及稀疏的植被等形象,是艺术家对自然界里形象元素的再创造和再解构。画面中的动物形成了一组迁徙的队伍,这也暗示它们的家园被人类破坏,与作品的题目相呼应。艺术家以自然界的动物影射人类,呼吁我们要用心呵护自然之美,用心体察自然之痛。

  多达113个国家的600多件作品的广度,以上述十几件作品折射整体状况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个小小的“目录列表”意义在于提供一些观展提示。真正的观展快感还是要在美术馆现场才能获得。世界文明多样性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人文基础。经过16年的运作,北京双年展已成为“连结东方与西方的艺术桥梁,编织传统与现代的文化纽带”,如今,她正汇聚起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全球美术力量,让我们真切感到世界因艺术而多彩,人类因命运而共通。

  (作者:陶勤,系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副书记)


2019影视产业投融资的五种趋势

预计2019年下半年影视行业融资难将逐步得到改善

影视产业融资情况将逐步改善

据易凯资本不完全统计,过去5年,大量资本涌入影视行业,仅2016年就有4000多家影视公司诞生,目前全行业公司数量超过1.2万家。但影视产业多种乱象爆发后,产业资本持谨慎态度,不少业务不合规的影视企业及投资机构正在退出市场,目前市场处于进一步洗牌中。

随着政策性调整的不断深化,以政策资本、国有文化产业基金、行业内龙头企业设立的产业资本为主体的投资方逐步到位,前段时间出现的银行紧缩贷款、股权投资机构观望徘徊等融资难题将有望得到缓解。

同时,我们也注意到近期央行连续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及进行公开市场操作,向市场注入流动性,也将令包括影视产业在内的融资市场吃下定心丸。预计2019年下半年影视行业融资难将逐步得到改善。

影视融资偏早期,战略资本大举入市

据观察,2019年战略投资将进一步得到发展,以央企、国有文化企业、地方政府及国有投资平台等为主体的战略投资方将在融资领域进一步活跃。

以北京文投集团为例,其最近以旗下文化类上市公司文投控股为主,通过其全资子公司耀莱影城进行影视产业运营,其中耀莱五棵松店连续7年在票房及观影人次方面位居全国第一。其旗下京西文旅科技投资基金已成功投资中关村京西建设控股公司,未来将通过资金支持文化科技IP内容企业,并积极落地产业园和旅游景点。

除此之外,央企也加快入市步伐。国立文化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立文投”)由国务院新闻办五洲传播中心发起成立并控股。目前,国立文投联合地方政府、银行等国有资本,设立并管理五洲—华彩中国文化产业基金、民族影视基金等两支文化产业基金,资金规模超过200亿元,还联合北京产权交易所,进行影视产业综合交易平台等的推进。

产业资本涌入,重塑影视产业链

随着我国影视产业的高速发展,诸多资本逐步涌入影视产业,许多投资机构开始将优秀人才、丰富的管理经验以及自身在其他产业经营的专长投入影视产业。

2009年4月,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以下简称“CMC资本”)通过备案审批,成为第一个在国家发改委获得备案通过的文化产业私募股权基金。目前,CMC资本管理着两支美元基金及两支人民币基金,资金总规模已达300亿元,重点专注于文娱、科技等领域。

IT桔子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5日,CMC资本共计参与138起有公开记录的投资事件。且2014年之后,CMC资本开始扩展自己的投资边界,从更偏向于内容领域的投资转变为“为优质内容拓展盈利和变现途径”。随着CMC资本这样的机构投资者的进入,我国影视产业链条也将得到进一步的改善和提升。

出现专注影视衍生品投资的资本业态

目前国内影视产业在电影的版权授权、主题公园运营等衍生品开发环节十分薄弱。据统计,中国目前电影衍生产业收入尚不到电影产业收益的10%,所以衍生产业链是中国影视产业未来的希望所在。

过去一段时间,我国影视产业衍生开发公司较多是在二次元领域,如次元仓、艾漫等,产品以手办、模型及相关周边产品为主。唯肯成立于2000年,致力为电影、卡通爱好者提供最优质的衍生产品及消费体验,于2016年得到了东方富海领投的数千万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同时获得浦发硅谷投联贷资金支持。目前唯肯拥有迪士尼、卢卡斯、漫威、皮克斯、华纳DC、梦工厂等全球顶级电影动漫的3C衍生品在华授权。

据了解,电影宣发领域,私人化、定制化与消费的个性化、体验化很可能生成未来电影市场最大的红利。目前一些嗅觉灵敏的发行企业及其背后的投资方已经开始主动研究观影心理与观众分层的变化,在业务开展上进行多样化的电影宣推,在经典IP的电影改编、特殊人群影视开发、特定类型影视储备及投资,以及系统地向国外讲述中国故事、打造中国的IP宇宙方面,已开始相关探索与实践。

产业基金细分,互联网+5G成为热门选择

随着5G的兴起,移动互联及人工智能技术逐步与多媒体技术的融合,利用VR以及AR技术打通电影产业链与现实生活联系,其中包括依托万物互联技术将电影生活场景化,减少转化环节,进一步打通创作、版权、制作之间的联系渠道;利用移动APP,连接智能汽车,对接智慧影院,创造观影休闲“一站式”体验等,我国影视产业与互联网、5G等新兴技术业态的融合正在加速进行。

国内不少产业基金已开始成立细分领域的影视文创基金,专注单一赛道投资,其中不乏BAT巨头的战略投资部门。而互联网因为从创意源头的网络文学,到制作、观影、售票、营销,到分发渠道的视频媒体播放平台及移动平台等都进行了全面布局,因而成为与影视产业结合密切的产业业态。整体来看,互联网及移动通信技术已经与影视产业全面融合,将大大改变影视产业整体格局。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从网络文学、视频观影、在线售票、在线评论等网络端口产生的海量大数据,将有助于我国影视产业链条的整体改善与效率提升,并有望在不远的将来重塑整个中国影视产业的面貌。

此外,直播及电商等消费渠道、线下沉浸式娱乐渠道及都市大众文化消费链条的打通,将有利于影视产业进一步与生活消费、文旅产业融合,释放出更大的增长潜力。目前许多影视产业基金已开始积极布局大影视与文化消费领域,以应对未来变化趋势。

【作者宋柠,系佩森菀尔创意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秘书】


援疆题材话剧《那拉提恋歌》在新疆上演

《那拉提恋歌》演出剧照 主办方供图

由王迅和蒋小涵主演的喜剧《那拉提恋歌》8月29日和30日在新疆人民剧场上演。该剧由中国少数民族文化艺术促进会和欢乐骏马(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品,本轮演出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文化宣传司、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主办,新疆艺术剧院承办,新疆艺术剧院话剧团、新疆人民剧场支持举办。《那拉提恋歌》以“一带一路”建设为背景,讲述了援疆干部与当地哈萨克族群众水乳交融的故事。该剧此前作为2019北京喜剧周的开幕大戏,于7月22日至23日在北京首都剧场进行了演出。在本轮新疆演出结束后,《那拉提恋歌》将开启全国巡演之路。

援疆工作者和当地哈萨克族人民之间的故事

在新疆伊犁,有一片名叫那拉提的草原,那里生活着能歌善舞的哈萨克族,随着“一带一路”建设,一批又一批援疆干部走进这片广袤而神奇的大地,为建设新疆贡献自己的力量,也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许多动人的故事。《那拉提恋歌》讲述的即是援疆工作者和当地哈萨克族人民之间的故事。

心内科专家刘主任是一名援疆医生,立志要在那拉提培养一个专业的医疗团队,改善当地就医环境。可他的妻子赵颖不理解丈夫的梦想,结婚六年,由于长期两地分居,矛盾愈来愈深,赵颖专程跑来新疆要和刘主任离婚。离婚的消息被哈萨克牧民阿塞提知道了,刘主任是他老婆的救命恩人,为阻止恩人婚姻破裂,阿塞提设计了“爱情离间计”,让他的小姨子阿里玛向刘主任“暗送秋波”,试图使赵颖在嫉妒中能够真正理解丈夫。没想“求爱”现场被阿里玛的未婚夫别克撞见,各种矛盾交织,这个忙越帮越乱,引发了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情感大战”……

用喜剧表现援疆题材的首度尝试

为创作这部话剧,王宝社带领主创团队在去年多次奔赴那拉提草原,采访了大量援疆干部。剧中的主人公刘主任,角色原型即他采访到的一位援疆医生。“这位援疆医生离开那拉提草原时,决定悄悄地走,不让当地人送他。但人们还是听说了,一个村庄的人都赶来,里三层外三层围着挽留他,不想让他走。”王宝社说,这种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让他动容,“这位医生在这样的时刻体会到了人生的价值,他的生命价值在那片草原像礼花一样绽放了”。

促使王宝社有创作冲动的,不仅是外来者和当地人之间的深厚情谊。“援疆工作已经进行了十几年,每年内地都有大量优秀的专业人员前往新疆,在那片土地上奉献自己,短则半年,长则三年。这些人到新疆后,发生了那么多感人的故事,但文艺作品很少表现过这个群体。”王宝社说,作为一名文艺创作者,这让他感到“难受”。 此外,新疆曾诞生过《冰山上的来客》《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怀念战友》等经典电影和歌曲,但改革开放后,新疆题材的文艺作品,流传下来的经典却少之又少。“了解到这些后,这种‘难受’促使我要赶紧动笔写作。”王宝社说。

如何用喜闻乐见的形式表现援疆题材?王宝社决定用他擅长的喜剧,用他的话说,“要进行自我挑战了”。“喜剧有很多类型,讽刺类、荒诞类、黑色幽默类等,但还有一类创作者很少碰的、难度很大的,就是赞美类,或者叫讴歌类。赞美类喜剧如果写不好,就成了表扬稿,很肤浅。”王宝社说,现在有一些标签式的主旋律文艺作品,给观众的感觉就是板起面孔教育人,在他看来,这种创作方式是对主旋律文艺作品的破坏。

与哈萨克族人同吃同住的采风生活

为更好地完成创作,王宝社更是与哈萨克族人同吃同住,和牧民建立了深厚的情谊,将他们的热情真实地还原到故事当中。

哈萨克族牧民的饮食习惯以肉食为主、少食蔬菜,长此以往容易引发心脏方面的疾病,当地医疗条件有限,缺少专业的心内科医疗团队。王宝社便以此为基点,设计了心内科医生刘主任这样一个非常有现实意义的援疆医生的角色。为最大程度还原那拉提的风土人情,王宝社还选用哈萨克族演员扮演剧中的哈萨克族角色。阿塞提的扮演者叶尔江·马合甫什和阿里玛的扮演者萨雅·扎瓦提别克得知王宝社要为哈萨克族排一部戏,纷纷推掉工作加入《那拉提恋歌》剧组,对他们来说能演绎自己家乡的故事,让观众感受哈族人的朴实善良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

在那拉提草原采风时,王宝社被草原的美震撼了,他后来还特意在剧中写了一句话“此景只应天上有”。“整个那拉提草原有1800平方公里,那里的风景是有层次的,湛蓝的天空下,是雪山、松林、杉树、胡杨,草原是连绵起伏的,像波浪一样。草原上,这里有几栋白色毡房,那里有几十匹马,牛羊在慵懒地吃着草。”王宝社说,“那样的美,美得你想哭。掌握再多的词汇量,也无法表达内心的震撼。当时我就对自己说,我的作品要对得起这片优美的风景。”在这片草原上生活的哈萨克族的民族风情、民族性格等,均在《那拉提恋歌》里有展现。


数字时代的文学新生态

大约20年前,在中国,人们是这样预测文学未来前景的:影视艺术不断发展,大大挤占了文学的生存空间,文学写作与欣赏已经不再是社会文化生活中的重要方式了。随着网络迅猛发展和普及,更加上手机等现代通讯在生活里的无处不在,文学的式微就是一种必然的结局,虽然我们不能预测文学消亡的准确时间,但它的衰落无可挽回。

是的,20年前甚至再早一点时间,很多人,包括从事文学创作的人,都是如此感慨和判断文学形势的。

20年后的今天,在中国,文学的繁盛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想。传统的纸质文学依然具有强大的影响力,在艺术上,在思想与艺术的融合上,起着重要的示范作用。网络文学异军突起,众多的写作者通过网络文学发现和证明着自己的创作才华,网络文学也拥有广大的受众,尽管他们是以分众式的选择呈现的,但毫无疑问,因为网络文学的出现和逐渐发展,形成了文学阅读人群的几何式扩充。现在,在中国,人们几乎无法统计有多少人在网络上写作并可称之为网络作家,但可以设想,如果没有网络的发达,很多人不会走上文学写作的道路,而是继续他们的银行、建筑、IT等职业。发展到今天,手机已成为人们生活中最重要的陪伴,几乎须臾不能离开。手机上拥有打开生活之门的所有钥匙,这其中,也包括了文学。人们在手机上阅读,在今天的中国,已不能简单判断人们无一例外地低头翻看手机就是沉溺于游戏或其他不务正业的事情。文学阅读在很多时候在手机上完成。甚至一部分人开始尝试用手机进行写作。

总而言之,现代科技和现代传媒彻底改变了文学的生态,但它们不是使文学式微,而是使文学插上了科学的翅膀,开始了更有力、更高的飞翔。文学的社会影响力不断增强,作家的职业感也许没有从前那么强了,但创作出具有社会反响的作品的作家,具有广泛的名誉和影响力。许多电影电视剧也因为改编自文学作品而产生广泛影响,这些改编作品既来自传统的文学书籍,也来自网络上的各种小说。在中国,很多人用文学人口这个概念来分析当今的文学态势。传统意义上的作家,网络文学写作者,文学杂志、报纸、出版社的编辑,文学网站的从业者,作家协会等组织的工作者等等,如果把广大的文学阅读者也计算在其中,那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也有人用全民写作来比喻今天的文学人口之多,我以为全民写作肯定谈不上,但由于网络的发达和手机通讯的普及,微博、微信以及微信公众号等交流平台的漫延,几乎可以这么说,手机用户中愿意进行文学式阅读、尝试进行文学类写作的人空前增加,这才是20年前想都不敢想的情形。一些从前与写作毫无关联、怯于用文字表达思想感情的人,慢慢地加入了写作的队伍直至显露出创作的才能。

文学影响力的扩大还表现在,近年来,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及各地作家协会的人不断增加。以中国作协会员发展为例,今年的申请人数突破2000人,要知道,这些都是已经达到基本条件的申请者,即出版过两本以上文学著作,在文学报刊上发表过一定数量的作品。中国作家协会的会员人数目前已达到12000人。全国各省级作家协会的会员人数总计在5万以上。文学创作者队伍之庞大可见一斑。回过来说,20年前人们预测的文学将随着影视、网络、手机的发达而逐渐衰弱的想象并未成为现实,现实是文学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强劲生命力,是文学写作的千姿百态和文学阅读的分众化。

说到底,让我们站在今天预测文学在未来世界的可能性和发展状况,终究是一件难以做到位的事情,也很难真正将预测在未来的现实情形中兑现。就像我们20年前并没有准确地预测到今天一样。但我们仍然可以对文学创作的内在变化做出一定的分析。比如在小说领域,以中国小说界的情形看,从内容到形式的融合正在成为趋势。在现实主义和先锋文学此起彼伏、并行不悖若干年之后,近年来,现实主义与先锋文学正在逐渐形成融合。中国作家正在自觉运用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又能够在艺术上打开格局,把先锋文学的诸多因素融入到自己的创作中。这种融合使当代小说既具有传统的根性,又具有与时代吻合的现代性。我曾经专门就此做过探讨,认为在当代中国,不少优秀的小说既有当下性,又有寓言性;既有来自土地、历史、生活的根性,又有强烈的现代标识和作家艺术自觉的创作,形成一种饱满的当代小说品质。甚至我们可以说,在传统的纸质文学作品与网络小说同行的时代,严肃文学与流行小说的界线也开始变得模糊。同一部小说里,可以有地域风情,有民族历史,有民间传奇,也有最新的当代生活,同时还有一种广阔的世界视野。一个作家如何能够调动这些因素,使其成为互相关联、交融的小说要素,从而形成一种合力,创造出既有文化上的要脉,又有现实生活的律动,还有开放的世界眼光,将严肃主题、传奇故事、美学抱负融为一体,正成为对一个小说家综合能力与创作实力的考验。我相信而且也从有限的阅读中感到,这种趋势在世界范围也是一样的,甚至早有先例。

站在当代中国往前看,我们有理由相信,文学的未来前景值得期待,因为人们的生活与文学的关系正在发生着越来越紧密的联系。

(来源于文化和旅游部网站)


“音为有你”首发曲目《不忘初心》正式版上线

图为《不忘初心》宣传海报 国家音乐产业基地供图

人民网北京8月28日电 作为《我和我的祖国》“音为有你”主题献礼活动的首发曲目,由知名作曲家舒楠和作词人朱海共同创作,韩磊、谭维维倾情献唱的《不忘初心》正式版今日上线。该曲恢弘大气,寓意深远,旨在寄语中华儿女,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不忘初心》是朱海与舒楠用60天的时间,5次改稿形成的讴歌革命历程的作品。创作过程中,朱海曾踏遍中国革命根据地的各个地方,寻找创作灵感,力图从革命历史中找到对新世纪年轻人的启迪。该曲旋律悠扬,立意深刻,在韩磊磅礴大气的唱腔与谭维维细腻婉转的声线交融之下,用平静从容的姿态表达对新中国的热爱与赞美之情。歌曲不仅缅怀了中国发展的来时路,也对美好的未来寄予期盼,正如歌词中那句“不忘初心,继续前进。万水千山,最美中国道路”,饱含着对新中国繁荣昌盛的祝福,深藏着对中华儿女团结奋进的希冀,和着醇厚深情的嗓音传递出一种生生不息、温暖向上的力量。

回首新中国70年来的伟大变革,各行各业都经历了飞速发展,中国音乐产业亦在不断变迁。华语音乐的影响力不断递增,数字音乐崛起以及音乐版权逐渐趋向正规化、产业化,国家音乐产业基地的诞生也体现着国家对音乐产业给予的大力支持。音乐行业作为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以自己的方式致敬新中国70华诞。此次《我和我的祖国》“音为有你”这个代表音乐产业,囊括华语乐坛从创作、制作到发行、推广等多方力量的献礼活动,就此应运而生!

国家音乐产业基地的运营主体无限星空音乐集团从创建至今,一直积极响应国家音乐产业基地的引导。这次本着弘扬民族精神,唤醒红歌记忆的主旨,联动多方力量,发起我和我的祖国“音为有你”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主题活动。以更贴近群众生活的方式,带来立体化的文化体验。目前该活动正通过经典翻唱、新编原创的形式,召集华语及全球优秀音乐人参与创作献礼。